OPf-Promo UpperBody ArthurWeasley.jpg
亚瑟·韦斯莱
履历信息
婚姻状况
已婚
别称
阿诺德·韦斯莱[3](由丽塔·斯基特)
签名
Arthur Weasley sig.jpg
外貌信息
物种
性别
头发颜色
红色[4]
魔法特征信息
守护神
Cquote1.png
太妙了!真是天才,麻瓜想出了多少不用魔法生活的办法啊。
Cquote2.png
——亚瑟·韦斯莱对麻瓜和麻瓜技术的着迷[src]

亚瑟·韦斯莱 (Arthur Weasley)(生于1950年2月6日[1])是一个纯血统巫师[2],他在魔法部工作,还在第二次巫师战争期间成为了凤凰社的成员。他是韦斯莱家族的一家之长,坚信巫师麻瓜群体是平等的。

亚瑟是塞普蒂默斯·韦斯莱塞德瑞拉·布莱克的孩子,他至少有两个兄弟1961年1968年,他进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念书,并被分进格兰芬多学院。毕业后不久,亚瑟就与莫丽·普威特私奔结婚[8]第一次巫师战争期间,他和莫丽有了七个孩子:比尔查理珀西弗雷德乔治罗恩金妮。他当时并不是凤凰社的成员,因此也不确定他是否以某种方式参与了战斗。从学校毕业之后的某个时间起,亚瑟进入魔法部的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工作[4]

1996年,他被新任魔法部部长鲁弗斯·斯克林杰任命为伪劣防御咒及防护用品侦查收缴办公室主任[8]第二次巫师战争爆发后,亚瑟加入凤凰社。他在担任神秘事务司守卫期间,被伏地魔的宠物蛇纳吉尼袭击,但最终完全康复[10][11]。亚瑟参加了七个波特大战霍格沃茨大战。他在战斗中幸存了下来,但他的一个儿子却在霍格沃茨大战中阵亡[12]

战争结束后,亚瑟的子女相继结婚,他也因此有了许多孙辈。

传记

早年生活

Cquote1.png

莫丽·韦斯莱:我上学那会儿就在了,有一天我凌晨四点才回宿舍,她狠狠地训了我一通——
比尔·韦斯莱:你凌晨四点在宿舍外面干什么?
莫丽·韦斯莱:我和你爸爸散步来着。

Cquote2.png
——莫丽回忆起自己在霍格沃茨的时光[src]

亚瑟·韦斯莱出生于1950年2月6日[1],父母分别是塞普蒂默斯·韦斯莱塞德瑞拉·布莱克[13]。由于嫁给“纯血统叛徒”,亚瑟的母亲被信奉纯血统优越主义的布莱克家族从家谱上除名。亚瑟至少有两个兄弟[14]

1961年至1968年,亚瑟进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念书,并被分进格兰芬多学院。在校期间,他开始和格兰芬多的同学莫丽·普威特约会。一天晚上,亚瑟和莫莉外出约会散步,结果亚瑟被当时学校的管理员阿波里昂·普林格抓住,并受到了严重的惩罚[15]

第一次巫师战争

Cquote1.png
莫丽·韦斯莱:都是因为神秘人回来了,大家人心惶惶,都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感觉,所以,本来需要时间好好考虑的事情,全都匆匆忙忙就做了决定。上次神秘人得势的时候就是这样,到处都有人私奔——
金妮·韦斯莱:包括你和爸爸。
Cquote2.png
——莫丽·韦斯莱回想自己与亚瑟的婚姻[src]

从霍格沃茨毕业后不久,亚瑟便和莫莉结了婚。他们的婚礼办得相当匆忙,因为当时第一次巫师战争正在进行,伏地魔的势力非常嚣张[8]。当时的亚瑟并不是凤凰社最初的一批成员。他知道食死徒会使用夺魂咒控制其他巫师,为魔法部造成了许多麻烦,但亚瑟是否通过其他方式反抗伏地魔势力仍不得而知[16]。在第一次巫师大战期间,亚瑟和莫丽有了七个子女:大儿子比尔生于1970年末、二儿子查理生于1972年、三儿子珀西生于1976年、双胞胎弗雷德乔治生于1978年、小儿子罗恩生于1980年、韦斯莱家几代人中的第一个女孩金妮生于1981年。

金妮出生后不久,战争就结束了。不过,亚瑟妻子的两个哥哥、凤凰社成员费比安吉迪翁·普威特都被食死徒杀死[17]。战后,一些像卢修斯·马尔福一样的食死徒声称自己是中了夺魂咒,并因此逃脱了魔法部的惩罚,但亚瑟一直拒绝相信[4]。每当两人相遇,都彼此带有敌意[18]

两次战争期间

在从霍格沃茨毕业后到1992年之间的某个时间,亚瑟来到魔法部的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工作。他还购买了一辆老旧的福特安格里亚车,并对它进行了魔法改造,让它有了飞行的能力。为此,亚瑟在编写法律的时候故意留了一个漏洞:只要他不打算用它飞行,这么做就是合法的[4]。除了麻瓜汽车之外,亚瑟还收集了大量其他的麻瓜日常用品,包括插头电池[19]

密室开启事件和小天狼星·布莱克越狱事件

Cquote1.png
我们对于什么是巫师中的败类看法截然不同,马尔福
Cquote2.png
——亚瑟反驳卢修斯·马尔福的说法[src]

1992年暑假,罗恩、弗雷德和乔治一直没能收到哈利·波特的来信,于是决定偷开父亲的汽车把哈利从女贞路救出来。当天晚上,亚瑟参加了魔法部组织的一系列抄查行动。当他早上下班回家回到陋居时,莫丽气愤地把罗恩、弗雷德和乔治的所做所为告诉了他。但和莫丽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对此感到十分气愤,而是高兴地发现自己的车真的可以飞。直到看到妻子眼里射出的怒火,他才赶忙改口,告诉自己的孩子这么做不对。在被问到查抄行动搜到了什么东西时,亚瑟说只发现了几把会缩小的房门钥匙和一只会咬人的水壶[4]

几天后,亚瑟一家人带着哈利一起去对角巷购买下一学年的学习用品。他们一起使用飞路粉前往对角巷,但第一次使用飞路粉的哈利错过了炉门。韦斯莱一家人四处寻找哈利,终于看到他被海格带了过来。亚瑟帮哈利修好了眼镜,又趁着莫丽带着孩子们去古灵阁巫师银行取钱的时候,找赫敏·格兰杰的麻瓜父母聊了聊天。一小时后,一家人在丽痕书店汇合,正好赶上吉德罗·洛哈特的签名出售活动。亚瑟在书店里遇到了卢修斯·马尔福,两人打了一架,但被海格及时拉开[18]

9月1日,亚瑟开着福特安格里亚车前往国王十字车站送子女上学。由于哈利和罗恩没能进入9¾站台,错过了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两人决定开着亚瑟的汽车飞往学校[20]。由于罗恩和哈利的行为涉嫌严重违反《国际保密法》,亚瑟也在单位受到了审查[21]

1993年春天,在斯莱特林的怪物金妮·韦斯莱带进密室之后,亚瑟和莫丽赶到了学校。事实上,卢修斯·马尔福之前在丽痕书店里将汤姆·里德尔的日记偷偷塞给了金妮,而日记中汤姆的灵魂附在金妮的身上,强迫她再次开启了密室。金妮因此差点丢掉性命,但幸运地被哈利和哥哥罗恩救了出来[22]。亚瑟和妻子在校长办公室里见到了金妮,又听哈利讲述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他们陪着金妮一起去校医院接受治疗[23]

在埃及的韦斯莱一家人

1993年暑假,亚瑟赢得了一年一度的《预言家日报大奖金加隆奖,于是和妻子决定带着孩子们前往埃及看望在那里工作的大儿子比尔。就在他们在埃及旅游时,小天狼星·布莱克阿兹卡班越狱[24][25]。人们认为他是为了寻找哈利·波特,并把他杀死。亚瑟在破釜酒吧遇到哈利之后,认为有必要把当前的情况告诉他。莫丽对此并不赞同,她认为真相会吓到哈利,但亚瑟认为有必要让哈利提高警惕[26]。开学前一天,两人在破釜酒吧里秘密争论了一番。但哈利其实无意中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在返校那天,亚瑟在9¾站台上把哈利叫到一边,想和哈利谈一谈有关布莱克的事情。哈利告诉亚瑟自己已经听到了前一天的谈话内容,亚瑟也欣慰地看到哈利并不感到害怕。亚瑟让哈利向自己保证,绝对不去寻找布莱克[27]

1994年魁地奇世界杯赛

Cquote1.png
不要撒谎,先生!你们是在犯罪现场被发现的!
Cquote2.png
——老巴蒂·克劳奇在出现黑魔标记的现场发现了哈利、罗恩和赫敏[src]

韦斯莱一家和哈利、赫敏爬上白鼬山。

1994年夏天,亚瑟帮卢多·巴格曼的弟弟奥托摆平了一件小事,于是巴格曼为他弄到了几张世界杯球赛票作为感谢[28]。为了带哈利一起去看世界杯赛,亚瑟带着罗恩、弗雷德和乔治一起通过飞路网来到女贞路接哈利。由于德思礼一家使用的是电炉,壁炉早已被封死,于是韦斯莱一家人被困在了里面。亚瑟不得不暂时把壁炉炸开,再等哈利和三个儿子返回陋居后再将它恢复原状。亚瑟对德思礼家中与麻瓜有关的物件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弗农·德思礼则显然认为他已经疯了。就在哈利即将离开女贞路的时候,达力因为偷吃韦斯莱孪生兄弟故意留下的肥舌太妃糖而开始干呕,亚瑟不得不一边让哈利赶紧离开,一边在德思礼夫妇的百般阻挠下处理各种混乱的局面[19]。终于,他幻影移形返回陋居,冲着弗雷德和乔治发了一顿脾气[28]。在魁地奇世界杯决赛的赛场上,韦斯莱先生拿到的票位于顶层包厢。他们在那里碰到了被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亲自邀请前来观赛的马尔福一家人。出于对部长的尊重,亚瑟和卢修斯都保持了一定的克制[29]

赛后,韦斯莱一家人和哈利、赫敏回到营地,准备在帐篷里过夜。大家在一起讨论着之前的比赛,然后回到铺位上睡觉。但没过多久,一群蒙面的食死徒就冲进了营地,他们用魔法让营地管理员罗伯茨一家人飘在空中,还随手将身边的帐篷点燃。为了平息事态,亚瑟带着儿子珀西、查理和比尔朝着游行队伍奔了过去,帮助魔法部维持秩序。亚瑟同时还让弗雷德、乔治、罗恩、金妮、哈利和赫敏躲进营地旁边的树林,等事情解决之后,自己再过去找他们[30]

黑魔标记再现。

在看到天空中出现黑魔标记之后,亚瑟和其他魔法部官员共计20个人,一起幻影移形到了出现标记的地点附近。他们把几个人影团团围住,然后一起发射昏迷咒。在这之后,亚瑟才意识到这几个人影中有自己的儿子和哈利。亚瑟拒绝相信是哈利、罗恩或赫敏变出了黑魔标记,尽管赫敏说出了变出标记的方法。之后,另一个魔法部官员阿莫斯·迪戈里在灌木丛里发现了巴蒂·克劳奇家养小精灵闪闪。当时的闪闪已经昏迷,手中还拿着哈利先前在赛场丢失的魔杖。尽管有证据表明正是哈利的魔杖变出了黑魔标记,但亚瑟仍然拒绝相信哈利和闪闪就是罪魁祸首,认为一定另有其人。即便如此,巴蒂·克劳奇还是认为闪闪违抗了自己的命令,把她赶出了家门。在确定几个人没有嫌疑之后,韦斯莱先生把他们带回了帐篷。尽管他和赫敏一样同情闪闪的遭遇,但自己也无能为力[30]

几个小时之后,亚瑟就叫醒了孩子们,收拾好帐篷后带他们尽快离开了营地。骚乱之后,丽塔·斯基特很快就在《预言家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措辞严厉的文章,指责魔法部治安松弛,还在文中以不具名的方式提到了亚瑟,说他提到骚乱没有人受到伤害,但丽塔同时也表示有谣传认为树林里抬出几具尸体。看到这篇文章后,亚瑟非常气愤,即便他仍在休假,还是与珀西一起立刻赶往魔法部[31]

第二次巫师战争

Cquote1.png
弗雷德·韦斯莱:珀西和爸爸大吵了一架。我从没见过爸爸跟谁吵成那样。平常总是妈妈大吵大嚷。
罗恩·韦斯莱:那是学期结束后的第一个星期,我们正准备来加入凤凰社。珀西回家了,告诉我们他被提拔了。
Cquote2.png
——珀西与亚瑟的争吵[src]

1995年,亚瑟在得知伏地魔重获肉身后加入了邓布利多再次组建的凤凰社,为即将到来的战争作准备。暑假开始的一个星期后,亚瑟和儿子珀西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当时珀西刚刚升职为部长初级助理,直接为康奈利·福吉工作。珀西本以为家人会感到高兴,但亚瑟却怀疑,部长这么做是为了通过监视自己的家人,进一步监视邓布利多[32]

珀西被父亲的反应气疯了,他说了很多可怕的话,包括提到自己从进入魔法部开始,就一直在拼命挣扎,努力摆脱父亲的坏名声。珀西还说父亲没有一点抱负,这么多年仍然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任职。在珀西看来,这就是自己家里一直经济拮据的原因。接着,珀西又说父亲与邓布利多和哈利·波特为伍蠢到了家,因为珀西本人并不相信黑魔头已经卷土重来。一直以来,珀西的态度都和魔法部保持一致。当晚,珀西就收拾行李离开了陋居,到伦敦找了一个公寓住下,再也没和家人说过话[32]

亚瑟陪同哈利到魔法部受审。

同年8月2日,亚瑟得知哈利在女贞路附近使用了守护神咒,违反了《国际保密法》。亚瑟赶快给哈利写了一封信,告诉他邓布利多正在调查整个事件,让他不要离开德思礼家,也不要交出自己的魔杖[33]。十天之后,亚瑟带着哈利来到魔法部,就之前使用魔法一事接受威森加摩的问询。尽管亚瑟通常幻影移形去魔法部,但在他看来,既然哈利受审是因为是因为使用了魔法,那么最好还是通过非魔法的方式前往,以给人留下更好的印象。韦斯莱先生先带着哈利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却意外得知受审时间已经提前,并且地点从阿米莉亚·博恩斯的办公室改成了第十审判室。由于已经晚了五分钟,韦斯莱先生只得赶忙带着哈利前往。在庭审过程中,亚瑟只能在审判室外等候[34]

纳吉尼袭击事件

Cquote1.png
我一直喊到有人跑来,说我听到楼下有东西在动——他们半信半疑,但还是下去看了——你知道下面没有肖像可以瞭望。总之,几分钟后他们把他抬了上来。他看上去不妙,浑身是血,我跑到艾芙丽达·克拉格的肖像中去好好看了一眼——
Cquote2.png
——前校长埃弗拉提到亚瑟遇袭[src]

一天晚上,亚瑟在神秘事务司门口为凤凰社站岗时遭到了纳吉尼的袭击,受了重伤。但幸运的是,哈利在睡梦中从纳吉尼的视角看到了这一事件,及时向邓布利多发出了警报。于是,亚瑟被送往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接受治疗,幸存了下来[10][35]

由于纳吉尼的毒液中有一种特殊的成分,因此伤口一直不能愈合。在治疗师们寻找解毒剂的时候,亚瑟需要每小时服用补血药[35]。在此期间,实习治疗师奥古斯特·派伊建议他试试麻瓜通过缝线给伤口止血的方法,亚瑟同意进行尝试,但没有成功。莫丽在探视时注意到亚瑟提前换了绷带,对他“瞎用”麻瓜疗法感到非常不满。按照赫敏的分析,蛇毒中有些成分将线融化掉,让伤口依然无法愈合[36]。最终,治疗师找到了合适的解毒剂,他很快治愈出院。当他回到格里莫广场的时候,正看到西弗勒斯·斯内普小天狼星·布莱克在厨房里拿着魔杖对峙[11]。尽管亚瑟差点死掉,但珀西并没对父亲有过一点关心[36]

升职

Cquote1.png
不知道罗恩是不是已经写信告诉你了——这还是最近的事呢——亚瑟提升了!
Cquote2.png
——莫丽·韦斯莱向哈利提到丈夫升职[src]

在魔法部终于承认伏地魔已经再度崛起后,亚瑟被提升为伪劣防御咒及防护用品侦查收缴办公室的负责人。这个工作比之前的重要得多,手下有十多个人为他工作[8]

同年夏天,亚瑟的大儿子比尔把未婚妻芙蓉·德拉库尔带回了家里。这让莫丽有些不满,觉得儿子订婚太仓促了[8]

由于哈利要在陋居度过暑假剩下的日子,魔法部为这里提供了最严密的安全保护[37]。在这段时间内,亚瑟有时会带回来一些尚未登报的失踪者消息或者古怪事件,比如伊戈尔·卡卡洛夫遇害以及福洛林·福斯科加里克·奥利凡德的失踪[38]

8月3日,亚瑟陪同家人、哈利和赫敏一起去对角巷购买学习用品,魔法部也在邓布利多的建议下让海格担任保安。在送子女、哈利和赫敏去国王十字车站的那天,哈利在9¾站台上把亚瑟叫到了一边,和他提起自己在对角巷尾随德拉科·马尔福进入翻倒巷的事。哈利提起自己怀疑德拉科已经成了食死徒,还从博金-博克买了某种黑魔法制造物。亚瑟因为哈利之前擅自离开对角巷感到有些恼火,但还是在听到哈利的推测后吃了一惊。尽管他提到马尔福庄园已经被搜查过,但亚瑟还是又亲自去了一趟,进行第二次搜查。不过,这次搜查没有任何收获[39][40]

陋居的圣诞节

Cquote1.png
但珀西没有想跟其他人打招呼的意思。他直挺挺地站在那儿,显得很不自然,目光越过众人的头顶。韦斯莱先生、弗雷德和乔治都板着面孔看着他。
Cquote2.png
——珀西在圣诞假期回到陋居[src]

圣诞节假期,哈利找到机会再次向亚瑟表达了对德拉科的怀疑。同时,哈利还把假期前偷听到的德拉科和斯内普的对话也告诉了他。卢平也加入了谈话,但他和亚瑟都没有因此接受哈利的推论。莫丽和芙蓉之间的关系仍旧不是很好。在圣诞广播放完莫丽最喜欢的歌曲《一锅火热的爱》后,芙蓉大声说这首歌“好难听”。为了缓解尴尬,亚瑟赶忙站起来转移话题,询问有没有人想在睡觉前喝点饮料[41]

圣诞节当天,就在大家吃圣诞午餐时,新任魔法部部长鲁弗斯·斯克林杰在珀西的陪同下来到了陋居。莫丽看到珀西很高兴,扑到了他的怀里,而亚瑟则和弗雷德、乔治一样,板着面孔看着他。在斯克林杰提出想和哈利单独说说话之后,亚瑟想张嘴说两句,但哈利告诉他“没事”,让他不用担心。最终,斯克林杰没能拉拢哈利,珀西也没能和家人重归于好[41][42]

罗恩中毒事件与邓布利多之死

1997年3月1日,罗恩在生日当天因为喝了斯拉格霍恩教授蜂蜜酒意外中毒[43]。当晚,亚瑟和莫丽赶到了学校,先去看了罗恩,在确定他能够完全康复后又赶去邓布利多的办公室了解具体情况。等他们再回到校医院后,亚瑟说起自己家里有一半人的命都是哈利救的。在他看来,罗恩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决定坐在哈利的包厢里,真是幸运的一天[44]

学年即将结束时,哈利对德拉科·马尔福的怀疑终于被证实。在德拉科的帮助下,食死徒成功潜入霍格沃茨城堡,而邓布利多也在此期间被西弗勒斯·斯内普杀死。天文塔大战后不久,亚瑟和莫丽又来到了霍格沃茨,这次是因为他们的大儿子比尔。在战斗中,比尔被仍旧是人形的芬里尔·格雷伯克咬成了重伤[45]。此后不久,亚瑟、莫丽和子女们参加了邓布利多的葬礼[46]

七个波特大战

Cquote1.png
我会证明我是谁的,金斯莱,但我要先看看我的儿子,你要知趣就赶紧闪开!
Cquote2.png
——亚瑟急于见自己受伤的乔治[src]

1997年的夏天,凤凰社决定在哈利年满17周岁之前,就将他从姨妈和姨父的家中撤走。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防止哈利在成年时,保护他安全的咒语突然解除,让他和德思礼一家人都暴露在伏地魔和食死徒的危险之下。于是在此之前,哈利需要有更强力的保护。亚瑟·韦斯莱也参与了这个计划。于是在暑假开始的前几天他和金斯莱·沙克尔来到了女贞路4号,向哈利以及德思礼一家人解释了凤凰社的安排[47]。凤凰社最初的疏散计划是让阿拉斯托·穆迪带着哈利随从显形前往陋居,但中了夺魂咒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皮尔斯·辛克尼斯制造了很大麻烦:他大动干戈,把许多做法都归为犯法行为,包括将飞路网连接女贞路4号、在女贞路4号使用门钥匙或者幻影显形。于是,凤凰社决定使用无法通过踪丝探测的手段护送哈利前往陋居,同时为了保障安全,他们决定将另外6个人变成哈利的替身。在这个行动中,亚瑟负责护送儿子弗雷德变成的“哈利”[48]

不幸的是,食死徒知道了哈利离开女贞路的真实日期,凤凰社的各个护送小组先后遭到了食死徒的伏击。但幸运的是,亚瑟和弗雷德都没有受伤。亚瑟和弗雷德本应在哈利和海格之前第二批到达,但他们因为遭到食死徒伏击的缘故,错过了前往陋居的门钥匙。等赶回陋居后,亚瑟便得知了乔治受伤的消息。他非常担心,甚至没有给金斯莱确认他身份的机会。比尔和芙蓉回到陋居后,他们带来了阿拉斯托·穆迪的死讯。大家一起举杯饮酒,向疯眼汉致敬。在卢平和比尔外出寻找穆迪的遗体后,哈利也产生了离开陋居的想法,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存在,把大家都置于危险当中。但韦斯莱先生阻止了他,告诉哈利如果他离开,大家的努力就显得毫无意义了。终于,哈利暂时打消了这个想法。哈利向韦斯莱先生提起自己在面对伏地魔时,魔杖自动发起攻击的情况。韦斯莱先生认为这是哈利在形势紧急的时候,使用了自己做梦也没想到过的魔法。哈利不是很喜欢韦斯莱先生的回答,因为这让哈利觉得,大家都认为自己拥有对抗伏地魔的力量[49]

暗中支持哈利、罗恩和赫敏的行动

邓布利多逝世之后,亚瑟曾向罗恩和赫敏询问哈利有什么计划。但两人都告诉他,邓布利多不希望这件事告诉除他们之外更多的人,于是亚瑟便不再过问。不过,他也意识到罗恩可能不会再返回霍格沃茨上学,于是瞒着妻子,在暗中帮助罗恩。在亚瑟的帮助下,弗雷德和乔治给家里的食尸鬼变了形,只要罗恩离开陋居,食尸鬼就会从阁楼上下来,住进罗恩的房间,让前来调查为何罗恩不去上学的官员认为他患了很严重的散花痘[50]

哈利的生日与比尔和芙蓉的婚礼

婚礼临近后,德拉库尔一家人使用门钥匙来到陋居,亚瑟走到家附近一座山顶上去迎接他们。亚瑟在返回陋居的路上给德拉库尔一家人讲了一个故事,逗得他们哈哈大笑[50]。哈利生日当天,需要早早上班的亚瑟特意让妻子替自己转告祝福。临近傍晚,魔法部部长鲁弗斯·斯克林杰决定和下班的亚瑟一起去陋居,向哈利、罗恩和赫敏宣布邓布利多的遗嘱。亚瑟使用守护神提前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家人,然后又和部长一起幻影显形到陋居门口。斯克林杰的存在让亚瑟显得有些不自在,但斯克林杰只提出需要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和哈利、罗恩和赫敏谈话,亚瑟紧张地提出客厅可以满足要求。当斯克林杰宣读完邓布利多的遗嘱、和哈利争论起来后,听到动静的亚瑟和莫丽走进客厅查看情况,却惊讶地发现哈利和部长已经几乎鼻尖碰着鼻尖。晚餐桌上,韦斯莱先生三番五次地仔细端详邓布利多留给罗恩的熄灯器。和邓布利多的其他遗物一样,他们谁也说不出邓布利多为什么要送给他们这些[5]

第二天下午,在比尔和芙蓉的婚礼开始前,找错座位的海格一屁股坐坏了五把椅子,韦斯莱先生不得不赶忙进行修理。在婚礼的舞会上,韦斯莱先生领着德拉库尔夫人走向舞池,后面跟着韦斯莱夫人和芙蓉的父亲。但在这之后不久,金斯莱·沙克尔的守护神就出现在了舞池中央,把魔法部垮台的消息告诉了在场的所有宾客。亚瑟也由此得知魔法部部长斯克林杰的死讯。随着陋居安保措施的解除,食死徒打断了婚礼的进程[51]。他们把韦斯莱一家人审问了几小时,在没有发现哈利的踪迹后离开。不过他们把陋居置于自己的严密监控之下[52]。与此同时,哈利、罗恩和赫敏逃到了格里莫广场12号。三人安全抵达后,亚瑟变出的鼬鼠出现在客厅的地板上,告诉他们家人平安,但已被食死徒监视。亚瑟也不让他们尝试联系自己,以免引发更大的麻烦[6]

伏地魔控制魔法部

Cquote1.png

亚瑟·韦斯莱:等一等,伦考恩。我听说你揭发了德克·克雷斯韦
哈利·波特伪装的艾伯特·伦考恩:您说什么?
亚瑟·韦斯莱:别装了,伦考恩,你追捕了那个假造家谱的巫师,是不是?
哈利·波特伪装的艾伯特·伦考恩:我——是又怎么样?
亚瑟·韦斯莱:怎么样?德克·克雷斯韦作为巫师比你强十倍!如果他能从阿兹卡班出来,会找你算账的,更别说他的妻儿和朋友——

Cquote2.png
——亚瑟当面指责艾伯特·伦考恩的做法[src]

在哈利、罗恩和赫敏决定潜入魔法部后,三人开始在暗中对魔法部入口进行侦察。他们曾经见到前来上班的韦斯莱先生,但一致认为这时和他联系过于危险。终于,三个人在经过伪装后进入魔法部,在亚瑟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和他打了照面。这一天,亚瑟在电梯上遇见了哈利伪装的艾伯特·伦考恩和罗恩伪装的雷吉纳尔德·卡特莫尔。亚瑟没有认出两人,一边同情雷吉的遭遇,提醒他可以使用“云咒撤回”处理亚克斯利办公室漏雨的情况,一边厌恶地等着哈利伪装的伦考恩。尽管大多数巫师很畏惧他,但亚瑟却直接向他表达自己的不满。哈利趁机告诉亚瑟他正被监视,但亚瑟只把它当成是伦考恩的威胁,并非哈利给他的警告[2]

1998年,哈利不小心打破了伏地魔名字的禁忌,随后赶到的搜捕队员把三个人逮捕。自此,魔法部终于发现罗恩并没有在家养病,韦斯莱一家人撒谎了。于是,包括亚瑟在内的韦斯莱一家人被迫躲藏起来。亚瑟带着家人转移到了穆丽尔姨婆的家,自己当保密人,用赤胆忠心咒把房子保护了起来[53]

霍格沃茨大战及后来的生活

Cquote1.png
看到屋子里面,哈利大吃一惊,滑下了几级楼梯。屋里挤满了人,比他刚才在这里时还要拥挤得多。金斯莱和卢平正抬头看着他,还有奥利弗·伍德、凯蒂·贝尔、安吉利娜·约翰逊和艾丽娅·斯平内特、比尔和芙蓉,以及韦斯莱夫妇。
Cquote2.png
——亚瑟和家人、朋友赶到霍格沃茨参战[src]

同年5月得到消息的亚瑟赶到霍格沃茨参加战斗。疏远已久的儿子珀西随后也赶到学校,向家人表达自己的歉意,说自己也希望参战。亚瑟冲过去搂抱住自己的儿子,两人冰释前嫌[54]。在战斗开始时,亚瑟和卢平、金斯莱带领队伍前往学校场地进行防守[12]。停战期间,他伤心地得知弗雷德在一场爆炸中丧生。他在礼堂中泪流满面地抚摸着同样悲痛欲绝的妻子[55]。在随后继续的战斗中,亚瑟和珀西一起撂倒了傀儡部长皮尔斯·辛克尼斯。接着又看到妻子杀死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看到哈利把伏地魔打败[56]

伏地魔死后,亚瑟子孙满堂,依然十分喜爱麻瓜。

外貌描写

韦斯莱家族的许多其他成员一样,亚瑟也长着一头红发,但到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他已经有些秃顶。他戴着一副眼镜,身材瘦瘦高高[4]。在霍格沃茨就读期间,亚瑟曾因为晚上没有按时回到宿舍而被当时的管理员阿波里昂·普林格惩罚,身上一直带着印记[15]

个性和特征

Cquote1.png
啊,你们是麻瓜!我们一定要喝一杯去!你手里拿的那个是什么?哦,你们在兑换麻瓜货币。莫丽,你瞧!
Cquote2.png
——亚瑟·韦斯莱第一次见到赫敏的父母[src]

在魔法世界中,亚瑟·韦斯莱是一个心地善良、颇有能力的普通人。他一直在努力养家糊口,同时做正确的事。亚瑟非常疼爱自己的子女,只有在他们受到伤害时,亚瑟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49]。亚瑟行事有自己的原则。他是邓布利多的坚定支持者,即便这样让他失去了在魔法部晋升的机会,甚至与坚定支持魔法部的儿子珀西决裂,他都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定[57][32]。亚瑟·韦斯莱很喜欢开玩笑,看待问题时也常常十分宽容。但随着伏地魔卷土重来、魔法世界再次面临危机,他也开始在凤凰社和魔法部中接受更大挑战、承担更多责任。他很呵护哈利,有时也会像父亲一样关照他。

作为纯血统的巫师,亚瑟对麻瓜麻瓜出身者混血统巫师以及其他在魔法世界中保守偏见的人没有任何歧视,总会平等地看待他们。也正因为这一点,卢修斯·马尔福等看重血统纯正的巫师把亚瑟看作是“纯血统叛徒”,是个“巫师中的败类”[18]

亚瑟对麻瓜很感兴趣,好奇他们如何能在不用魔法的情况下生活。每当有麻瓜在身边时,亚瑟就无法抑制住内心的喜悦。当哈利1992年在陋居时,亚瑟总喜欢让他坐在自己身边,一个劲向他打听麻瓜的生活。在得知哈利没有用过飞路网后,他便开始兴致勃勃地询问哈利伦敦地铁里的“电梯子”。后来,当韦斯莱一家人在对角巷遇到赫敏·格兰杰时,亚瑟也欣喜若狂,因为赫敏的父母都是麻瓜。当其他人四处购买学习用品时,亚瑟坚持要带格兰杰夫妇去破釜酒吧喝一杯[18]。而在1994年,当他来到女贞路时,也一直主动尝试和德思礼一家人搭话[19]

出于对麻瓜的喜爱,亚瑟还收集了很多麻瓜制造的东西。他在自己家的棚子里堆满了麻瓜的东西,包括大量的插头和电池[19]七个波特大战之后,亚瑟在棚子里给那里展示了小天狼星的摩托残骸他希望借着机会了解刹车是怎么工作的,同时像趁莫丽不在是把摩托车再组装起来[50]。第二次巫师战争结束后,亚瑟成功把摩托车组装了回去,并把它还给了哈利[58]

出于对麻瓜的热爱,他在1992年为魔法部起草了一部《麻瓜保护法》。许多纯血统巫师对此强烈抵触,卢修斯·马尔福甚至企图采取手段阻止法律施行。卢修斯把汤姆·里德尔的日记偷偷塞给亚瑟的女儿金妮,希望以此抹黑亚瑟,让魔法部废弃亚瑟制定的法律[23]。亚瑟反对巫师虐待麻瓜。在发现弗雷德和乔治在达力·德思礼身上搞恶作剧后,亚瑟显得非常气愤,认为这严重损害了巫师和麻瓜的关系。但弗雷德和乔治并非因为达力是麻瓜才这么做,仅仅因为达力一直在欺负哈利[28]

当他带着家人、哈利和赫敏一起去观看1994年魁地奇世界杯赛的时候,他坚持让大家隐瞒自己的巫师身份[59]。由于他们露营的地点在“麻瓜的地盘”,于是亚瑟坚持亲手搭建帐篷,并在帐篷外生火煮饭。尽管亚瑟对麻瓜使用的物品有些了解,但他还是在使用火柴时遇到了麻烦。当他终于划着一根火柴之后,惊叫了一声,赶快把火柴扔掉了。在赫敏的帮助下,亚瑟终于点燃了炉火[60]。世界杯决赛后,食死徒在营地制造了暴动。亚瑟和许多其他魔法部官员不得不赶去制止他们的行为,同时对麻瓜受害者进行保护[30]

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中,亚瑟在自己办公桌边的墙上贴满了麻瓜的图片,上面画的全是他情有独钟的东西:几辆麻瓜汽车广告,其中一张画着拆开的发动机;两张信箱的插图画,似乎是从麻瓜儿童图书上剪下来的;还有一张如何安装插座的示意图[34]。亚瑟最大的野心是弄清楚麻瓜的飞机为什么能待在天上[8]。亚瑟对工程和麻瓜技术的热爱也让他的双胞胎儿子弗雷德和乔治受到了影响。他们和亚瑟一样有很强的创造力,按照他们的新奇想法发明、改造了许多小玩意,最终制作出许多深受欢迎的恶作剧和玩笑商品[38]

魔法能力与技能

  • 魔咒:亚瑟很擅长使用魔咒。他喜欢研究麻瓜制造的物品,把它们拆开,施上魔法,再重新组装起来,给它增加额外的功能[4]。例如,他曾给一辆汽车增加飞行和隐身的功能[20]。亚瑟还改装了小天狼星的会飞的摩托车:他让车子能够从排气管中喷出白热的蓝色龙火,像子弹一样冲向前去,逃离敌人的追捕;他还让摩托车能够从排气管里喷出砖墙、巨网等防御性武器[48]。亚瑟能够召唤具有形体的守护神,并且能够通过守护神传递消息,这说明他已经熟练掌握了这种高深的魔法[6]。1994年夏天,他曾前往阿拉斯托·穆迪的家处理四处喷射垃圾的垃圾箱,还需要修改几个目击此事的麻瓜的记忆[3]
  • 决斗:亚瑟熟悉巫师决斗的技巧。他曾在七个波特大战中幸存,还曾在霍格沃茨大战中带领一支队伍守卫学校的场地[49][12]。在战斗的最后,他还与儿子珀西一起制服被夺魂咒控制的皮尔斯·辛克尼斯,并在战斗中存活下来[56]
  • 无声魔法:亚瑟能够用无声咒修复哈利的魔杖,说明他具有使用无声咒的能力[18]
  • 变形术:亚瑟能够熟练地使用变形术。当他在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接受治疗时,曾在家人和朋友探望时凭空变出六把椅子[35]
  • 幻影显形:亚瑟擅长使用幻影显形,他通常是用这种方式去魔法部工作[34]
  • 机械维修:由于亚瑟对麻瓜使用的技术——特别是汽车——有浓厚的兴趣,因此他利用业余时间对麻瓜机械维修技术进行了相当多的研究。亚瑟曾对一辆福特安格里亚车进行过改装,也对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摩托车进行了一些修改[4][50]。尽管摩托车在七个波特大战中严重损坏,但他最终还是设法将它修复,并把车子还给哈利[58]。在这段时间里,他很可能学到了很多东西。

财产

  • 魔杖:亚瑟拥有一根材质、杖芯、长度未知的魔杖
  • 棚子:亚瑟在陋居外有一间棚子,他会在里面研究麻瓜的东西[4]
  • 麻瓜物品:亚瑟在陋居的棚子里收藏了许多麻瓜使用的物品,其中包括插头电池。他曾经购买了一辆生锈的福特安格里亚车,并对它施了魔法,让它能够飞起来[4]。1992年,罗恩和哈利开着这辆车飞往霍格沃茨城堡,车子也从此跑进了禁林[20]

关系

家庭

父母与兄弟姐妹

亚瑟是塞普蒂默斯·韦斯莱塞德瑞拉·布莱克的儿子。两人都是纯血统巫师,但在布莱克家族的人看来,塞德瑞拉嫁给了一个纯血统叛徒,于是被除名[61]。亚瑟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尚不得而知,但父亲对麻瓜的看法可能对亚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亚瑟至少有两个兄弟[14]

妻子和子孙

韦斯莱一家人。

进入霍格沃茨求学之后,亚瑟开始与莫丽·普威特约会,并且在毕业后与她结婚,有了七个孩子:比尔、查理、珀西、弗雷德、乔治、罗恩和金妮。相对于妻子而言,亚瑟对子女们宽容很多,子女们也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个有趣的人。在珀西与家人断绝来往之前,他与所有家人的关系都很融洽。但是在第二次巫师战争中,亚瑟变得更在意孩子们的安全,担心他们受到伤害。

亚瑟的大儿子比尔是个很优秀的学生,曾在霍格沃茨先后担任级长学生会主席。比尔毕业后曾前往埃及为古灵阁巫师银行工作,并与芙蓉·德拉库尔结婚[9][51]

二儿子查理也是个好学生,他曾担任级长和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队长[17][38]。查理毕业后前往罗马尼亚研究火龙,没有结婚[9]

亚瑟与三儿子珀西的关系也很好,但在1995年,珀西与家人断绝了来往。珀西毕业后和父亲一样进入魔法部工作,但在看待工作时会更加严肃。相比于亚瑟,珀西更喜欢遵守规则,也有更大的野心[32]。1998年,珀西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赶在就霍格沃茨大战爆发前与家人重归于好,也得到了父亲的原谅[54]

孪生兄弟弗雷德和乔治的幽默感与父亲很像。尽管两人不是模范学生,但亚瑟依然很爱他们,知道他们都是很聪明的巫师。在看待两人的恶作剧上,亚瑟比莫丽要宽容得多,但在发现他们试图让小时候的罗恩立下牢不可破的誓言后,他第一次像妻子一样发火,甚至揍了弗雷德一顿[41]。而在发现他们给达力·德思礼吃下肥舌太妃糖后,他也显得十分愤怒[28]。到了1995年孪生兄弟成年后,他们开始随意使用魔法。当时的亚瑟也与妻子保持相同的观点,认为他们应该表现出一点责任感[62]。弗雷德最终在霍格沃茨大战中丧生,亚瑟对此悲痛不已[55]

亚瑟对罗恩和金妮非常保护。在得知罗恩在1997年不准备继续上学,计划和哈利一起完成秘密任务后,他曾在暗中支持罗恩的决定,与弗雷德、乔治一起给家里的食尸鬼变了形,让它看起来像罗恩的样子,伪造罗恩生病在家的假象[50]。而金妮则是亚瑟最小的女儿。在得知金妮被汤姆·里德尔的记忆附身后,亚瑟显得非常吃惊,说自己之前已经告诉过她,永远不要相信任何能够独立思考的东西[23]

第二次巫师战争结束之后,亚瑟的子女先后结婚,他也有了至少十二个孙辈。他与他们的关系都很融洽,但罗恩曾经和自己的女儿罗丝开玩笑说,如果她嫁给一个纯血统,“爷爷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63]

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

Cquote1.png
哈利,你向我保证,你绝对不去找布莱克
Cquote2.png
——亚瑟担心哈利的安全[src]

哈利·波特是罗恩最好的朋友。他1992年在陋居第一次见到了亚瑟。亚瑟喜欢与哈利·波特讨论和麻瓜有关的事情,也会向哈利透露一些别人觉得他还没法接受或理解的信息。例如在1993年,亚瑟就认为有必要告诉哈利,小天狼星越狱就是为了找他,还为此与妻子争论了一番[26][27]。1995年圣诞节前,哈利在睡梦中看到纳吉尼在神秘事务司门口把亚瑟咬成重伤。因为哈利的及时警告,亚瑟保住了性命[35]。两人在七个波特大战和霍格沃茨大战中并肩作战,并存活了下来。

亚瑟的妻子莫丽曾说哈利就和自己的儿子差不多。亚瑟可能曾经也有这样的感觉,像父亲一样关心哈利。哈利最终娶了亚瑟的小女儿金妮为妻,两人有了三个孩子:詹姆阿不思莉莉[63]

赫敏·格兰杰

赫敏·格兰杰

赫敏·格兰杰作为罗恩和金妮的好朋友,她与韦斯莱一家人的关系都很好。她经常在暑假和圣诞节假期来到楼距生活,也会一起和他们观看魁地奇世界杯赛、约定好一起到对角巷购买学习用品。

痴迷于麻瓜世界的亚瑟对赫敏麻瓜出身的身份很感兴趣。当他第一次见到赫敏的父母时,就邀请两人去破釜酒吧喝酒[18]。赫敏后来与罗恩结婚,两人有了罗丝雨果两个孩子[63]

阿不思·邓布利多

阿不思·邓布利多

亚瑟认为阿不思·邓布利多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当他在霍格沃茨上学时,邓布利多就已经成为学校的校长。他们两人都认为麻瓜和巫师是平等的。邓布利多对大多数人都很友好,特别是韦斯莱一家人。在第二次巫师战争中,亚瑟加入了邓布利多重新组建的凤凰社[32]。1995年,当邓布利多得知亚瑟被纳吉尼咬伤后,立即通过办公室里悬挂的校长肖像找到了他[35]

1997年,亚瑟得知邓布利多被西弗勒斯·斯内普杀死。事实上,邓布利多的死是他自己的安排,在中了冈特的戒指上的诅咒之后,邓布利多希望斯内普能够帮助自己,让自己不至于痛苦地死去。

康奈利·福吉

在康奈利·福吉看来,亚瑟是一个家境不好、生活在社会中下阶层的巫师,因此总是忽视他的存在。相对于亚瑟,福吉更乐意和卢修斯·马尔福这样的人交朋友,因为马尔福能带来更多的金钱与权力[29]。同时,福吉也觉得对麻瓜十分着迷的亚瑟非常古怪,缺乏一个巫师应有的尊严,于是多年以来,亚瑟在魔法部一直没有多少发展的空间[57][32]

福吉知道亚瑟跟邓布利多关系不错,于是在伏地魔复活后,他开始怀疑亚瑟也是邓布利多阵营的人。为了监视亚瑟和邓布利多,他安排珀西成为自己的助理,这也导致珀西在升职后与父亲大吵一架,最终和家人一刀两断[32]。哈利受审后,福吉甚至在离开第十审判室时直接无视了他和亚瑟的存在,只当他们“是墙壁的一部分”[17]。1996年,福吉被迫辞职。继任者鲁弗斯·斯克林杰上任之后,亚瑟立刻就获得了提拔[8]

卢修斯·马尔福

Cquote1.png

卢修斯·马尔福:我的天哪,要是连个好报酬都捞不到,做个巫师中的败类又有什么好处呢?
亚瑟·韦斯莱:我们对于什么是巫师中的败类看法截然不同,马尔福。
卢修斯·马尔福:那当然。看看你交的朋友,韦斯莱……我本以为你们一家已经堕落到极限了呢。

Cquote2.png
——亚瑟与卢修斯·马尔福在丽痕书店的交谈[src]

卢修斯·马尔福

亚瑟和卢修斯·马尔福互相看不起对方,经常在见面时互相贬损,甚至曾经扭打在一起。卢修斯很看不起韦斯莱一家人,因为他们既贫穷,又是纯血统叛徒马尔福一家人非常看重自己纯正的巫师血统,而韦斯莱一家人却把麻瓜和麻瓜出身者平等对待。

1992年,亚瑟为魔法部制定了《麻瓜保护法》。为了阻止法律施行,卢修斯把一本汤姆·里德尔的日记偷偷塞给亚瑟的小女儿金妮,希望日记能通过她打开密室、袭击霍格沃茨的学生,从而进一步抹黑亚瑟,让魔法部将这部法律撤回[23]。亚瑟和卢修斯之间的矛盾可能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存在。第一次巫师战争结束后,卢修斯声称自己中了夺魂咒,于是逃脱了牢狱之灾。但亚瑟从未相信过这一点[4]。2017年,罗恩曾半开玩笑地告诉女儿罗丝,如果她嫁给了卢修斯的孙子斯科皮·马尔福,爷爷一辈子也不会原谅她[63]

凤凰社

凤凰社的部分成员。

亚瑟与凤凰社的大多数成员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第一次巫师战争期间,亚瑟并不是凤凰社的正式成员,但在第二次巫师战争中,他加入了重新组建的凤凰社。

自从第一次巫师战争起,亚瑟就已经认识小天狼星·布莱克。战争结束后,小天狼星被指控将波特夫妇出卖给伏地魔,并且杀死十二个麻瓜,因而被魔法部关进阿兹卡班监狱。虽然这一切都是小矮星彼得所为,但当时的大多数人并不了解真实的情况。于是在1993年小天狼星越狱之后,亚瑟认为他的目的是找到并杀死哈利·波特。他把小天狼星的情况告诉了哈利,并让哈利发誓不去找他[26][27]。1994年,哈利、罗恩和赫敏终于得知了真相,但小矮星彼得再次逃脱[64]。第二次巫师战争爆发后,亚瑟已经对小天狼星表现得十分友好,这说明他也了解了事情的真相。1995年夏天,亚瑟曾和子女们一起生活在小天狼星以前的家——格里莫广场12号里[62]。当亚瑟在圣诞节前被纳吉尼咬伤后,小天狼星还曾试图安慰亚瑟的子女[35]。在神秘事务司大战期间,小天狼星被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杀死[65]

亚瑟似乎也和莱姆斯·卢平保持着良好关系。莱姆斯是个狼人,但亚瑟并不在意。在他看来,莱姆斯是个善良的人。两人都不富裕,并且都对所有血统成分的人都一视同仁。当罗恩、金妮、弗雷德、乔治和珀西在霍格沃茨上学期间,卢平曾担任过他们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27]。在他们看来,卢平是个很好的老师。在第二次巫师战争期间,亚瑟和莱姆斯都成了凤凰社的成员,他们都参加了七个波特大战和霍格沃茨大战。但在霍格沃茨大战中,卢平被食死徒多洛霍夫杀害[58]。卢平的遗体被摆放在弗雷德的遗体身边[55]

亚瑟似乎很喜欢他的儿媳妇芙蓉·德拉库尔。与妻子莫丽、女儿金妮不同的是,他从未厌恶过这个法国姑娘。战争结束后,芙蓉有了三个子女。

鲁伯·海格是凤凰社的另一个成员,对邓布利多非常忠诚。他似乎很早就认识了亚瑟,两人在1992年就已经成了朋友。在看到亚瑟和卢修斯扭打在一起后,海格拉开了两人,并告诉亚瑟不该理他,因为“马尔福一家人的话根本不值得听”[18]。海格还是罗恩和金妮的保护神奇动物课教师。韦斯莱一家人似乎都对海格十分友好。亚瑟和海格都是凤凰社的成员,他们曾在七个波特大战和霍格沃茨大战中并肩作战。战后,两人都幸存了下来。

阿拉斯托·穆迪是已经从魔法部退休的傲罗,亚瑟对他的评价很高。虽然穆迪看起来有些古怪,但他曾逮捕数十个食死徒,是个很强大、很勇敢的傲罗[66]。亚瑟和穆迪是很好的朋友,也是第二次凤凰社中的战友。亚瑟的子女们也觉得穆迪有些疯疯癫癫。邓布利多逝世后,穆迪成了凤凰社的实际领导者,曾在1997年夏天负责护送哈利撤离女贞路的任务,并参加了随后的七个波特大战[48]。在战斗中,穆迪被伏地魔亲手杀死。亚瑟对他的死感到非常难过[49]

亚瑟和西弗勒斯·斯内普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尽管斯内普并不怎么喜欢他的子女们。但是,在得知斯内普是杀害邓布利多的凶手后,亚瑟便开始反对他。当哈利得知真相之后,亚瑟很可能也改变了对斯内普的看法。

亚瑟也和尼法朵拉·唐克斯很友好。唐克斯的年龄并不大,也是个傲罗。两人都在魔法部工作。在七个波特大战中,唐克斯负责护送伪装成哈利的罗恩。在得知儿子安全之后,亚瑟向唐克斯表达了感谢[49]。在霍格沃茨大战中,唐克斯被贝拉特里克斯杀害[58]。她的遗体被摆放在卢平和弗雷德的遗体身边[55]

亚瑟似乎也是金斯莱·沙克尔的朋友。他们都是凤凰社成员,也都在魔法部工作。两人曾在多场战斗中并肩作战,并最终幸存下来。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巫师战争中,许多凤凰社成员都失去了生命,他们生前可能都与亚瑟关系很好。

幕后

  • 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亚瑟·韦斯莱这个角色由英国演员马克·威廉姆斯饰演。
  • 此角繁体中文版配音员陈进益也兼任《魔法石》电影奎里纳斯·奇洛的配音。
  • J.K.罗琳原本计划在《凤凰社》或《死亡圣器》中让亚瑟死去,但最终没有下这个决定,因为他是“系列小说中为数不多的好父亲”,罗琳也不希望罗恩因为失去父亲而变成“半个哈利”。同时,杀死亚瑟也会让罗恩不再显得那么轻松快活,因为罗恩所展现出来的幽默主要源自他的不成熟和不敏感。为了弥补这一点,卢平唐克斯——另一对优秀的父母——在最后一部小说中死去[67]
  • 韦斯莱家族成员的姓名可能是按照亚瑟王传说中的角色命名。譬如“亚瑟”这个名字来自亚瑟王本人,他是不列颠传说中的国王,是一位近乎神话般的传奇人物;“珀西”和“金妮”的名字也可能分别来自另两个传说中的人物“珀西瓦尔” (Percival)和“吉尼维尔” (Guinevere)。罗恩的名字则有可能源自亚瑟王的长矛的名字“伦戈米尼亚德” (Rhongomyniad)。
  • 在电影《哈利·波特与密室》中,亚瑟曾对格兰杰夫妇说:“我知道别的麻瓜都怕你们。” 这指的是格兰杰夫妇都是牙医,而麻瓜总是害怕去看牙医。
  • 电影中的亚瑟·韦斯莱没有戴眼镜,也没有秃顶,这与原著中是不同的。事实上,电影中亚瑟·韦斯莱的头发似乎变得越来越长了。此外,电影中的亚瑟会佩戴领结,这在原著中并未提及。
  • 在电影《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中,当哈利对亚瑟说出“伏地魔”的名字时,亚瑟让他不要说这个名字。但在电影《“混血王子”》中,亚瑟却在和哈利谈论德拉科时直接说出伏地魔的名字。
  • 在电影《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亚瑟·韦斯莱来到学校观看了三强争霸赛的第三个项目。但在原著中,亚瑟是韦斯莱家唯一没有观看过三强争霸赛的成员。比尔曾和母亲莫丽一起来到学校观看第三个项目;查理曾在第一个项目中负责照料火龙;珀西是老巴蒂·克劳奇的助理,曾在第二个项目中替他打分;亚瑟的其他子女在当时都是学生,观看了全部项目。不过在电影中,莫丽、比尔、查理和珀西都没有在电影中出现。
  • 在游戏《死亡圣器(上)》中,向哈利、罗恩和赫敏宣读邓布利多遗嘱的人不是鲁弗斯·斯克林杰,而是亚瑟·韦斯莱。
  • 在小说《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亚瑟曾说自己最大的抱负是弄清飞机怎么能待在天上。
  • 由于亚瑟升职时,刚刚上任的魔法部部长鲁弗斯·斯克林杰正在试拉拢哈利·波特支持魔法部,因此这次升职可能是斯克林杰计划的一部分。斯克林杰在被任命的几小时后曾找到邓布利多,希望他能代表自己说服哈利支持魔法部,让哈利成为魔法部的“福神”。但邓布利多告诉他,在去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后,哈利已经不想与魔法部有任何瓜葛。由于斯克林杰知道哈利与韦斯莱一家关系亲密,于是可能希望通过给亚瑟升职的方式,让哈利更愿意与魔法部站在一起。此外,莫丽也提到亚瑟升职的时间就在哈利到陋居前不久。

出处

注释与参考文献

  1. 1.0 1.1 1.2 生日快乐,亚瑟·韦斯莱!. 麻瓜网. 2007年2月5日. 
  2. 2.0 2.1 2.2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13章:麻瓜出身登记委员会。
  3. 3.0 3.1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13章:疯眼汉穆迪。
  4.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参见《哈利·波特与密室》第3章:陋居。
  5. 5.0 5.1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7章:阿不思·邓布利多的遗嘱。
  6. 6.0 6.1 6.2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9章:藏身之处。
  7. 参见《哈利·波特与密室》第12章:复方汤剂。
  8.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5章:黏痰过多。
  9. 9.0 9.1 9.2 参见《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第6章:从9¾站台开始的旅程。
  10. 10.0 10.1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1章:蛇眼。
  11. 11.0 11.1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4章:大脑封闭术。
  12. 12.0 12.1 12.2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1章:霍格沃茨的战斗。
  13. 虽然这一点从未被直接证实,但通过小天狼星·布莱克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六章自己的推测可以得出,当时他表示亚瑟是自己的“远房表叔”。具体分析可以参见哈利·波特词典的一篇论述文章
  14. 14.0 14.1 J.K.罗琳的官方网站 - 韦斯莱家族的几个冷知识
  15. 15.0 15.1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31章:第三个项目。
  16.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14章:不可饶恕咒。
  17. 17.0 17.1 17.2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9章:韦斯莱夫人的烦恼。
  18.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参见《哈利·波特与密室》第4章:在丽痕书店。
  19. 19.0 19.1 19.2 19.3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4章:回到陋居。
  20. 20.0 20.1 20.2 参见《哈利·波特与密室》第5章:打人柳。
  21. 参见《哈利·波特与密室》第6章:吉德罗·洛哈特。
  22. 参见《哈利·波特与密室》第17章: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23. 23.0 23.1 23.2 23.3 参见《哈利·波特与密室》第18章:多比的报偿。
  24. 参见《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第1章:猫头鹰传书。
  25. 参见《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第2章:玛姬姑妈的大错误。
  26. 26.0 26.1 26.2 参见《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第4章:破釜酒吧。
  27. 27.0 27.1 27.2 27.3 参见《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第5章:摄魂怪。
  28. 28.0 28.1 28.2 28.3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5章:韦斯莱魔法把戏坊。
  29. 29.0 29.1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8章:魁地奇世界杯赛。
  30. 30.0 30.1 30.2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9章:黑魔标记。
  31.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10章:魔法部乱成一团。
  32.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4章:格里莫广场12号。
  33.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章:一群猫头鹰。
  34. 34.0 34.1 34.2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7章:魔法部。
  35.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2章: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
  36. 36.0 36.1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3章:封闭病房中的圣诞节。
  37.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4章:霍拉斯·斯拉格霍恩。
  38. 38.0 38.1 38.2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6章:德拉科兜圈子。
  39.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7章:鼻涕虫俱乐部。
  40.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11章:赫敏出手相助。
  41. 41.0 41.1 41.2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16章:冰霜圣诞节。
  42.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17章:混沌的记忆。
  43.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18章:生日的意外。
  44.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19章:小精灵尾巴。
  45.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29章:凤凰挽歌。
  46.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30章:白色坟墓。
  47.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章:德思礼一家离开。
  48. 48.0 48.1 48.2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4章:七个波特。
  49. 49.0 49.1 49.2 49.3 49.4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5章:坠落的勇士。
  50. 50.0 50.1 50.2 50.3 50.4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6章:穿睡衣的食尸鬼。
  51. 51.0 51.1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8章:婚礼。
  52.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11章:贿赂。
  53.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24章:魔杖制作人。
  54. 54.0 54.1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0章:西弗勒斯·斯内普被赶跑。
  55. 55.0 55.1 55.2 55.3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
  56. 56.0 56.1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6章:百密一疏。
  57. 57.0 57.1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36章:分道扬镳。
  58. 58.0 58.1 58.2 58.3 J.K.罗琳在Bloomsbury.com上的在线聊天. Accio Quote!. 2007-07-30 (英语). 
  59.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6章:门钥匙。
  60.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7章:巴格曼和克劳奇。
  61. 参见J.K.罗琳编写的布莱克家谱
  62. 62.0 62.1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5章:凤凰社。
  63. 63.0 63.1 63.2 63.3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尾声:十九年后。
  64. 参见《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第20章:摄魂怪的吻。
  65.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35章:帷幔那边。
  66.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11章:登上霍格沃茨特快列车。
  67. J.K.罗琳在卡内基音乐厅透露邓布利多是同性恋、纳威娶了汉娜·艾博及其他. 破釜酒吧网. 2007年10月19日 (英语). 

de2:Arthur Weasley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