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Isolt Sayre
伊索特·塞耶
履历信息
逝世
晚于1703年[1]
血统
纯血
婚姻状况
已婚
别称
  • 莫瑞根 (由父亲)
  • 伊莱亚·史托利
头衔
  • 创办者
  • 校长
  • 外貌信息
    物种
    性别
    家庭信息
    家庭成员
    魔法特征信息
    Cquote1
    威廉为女儿取了个小名就叫“莫瑞根”,因为她自小就与大自然的一切特别亲近。
    Cquote2
    ——伊索特有着亲近自然的天性[src]

    伊索特·塞耶 (Isolt Sayre)(生于约1603年)是一个爱尔兰纯血统女巫。她是威廉·塞耶雷欧娜·冈特的女儿,也是詹姆·斯图尔特的妻子。伊索特和丈夫共同创办了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

    传记

    家族世系

    伊索特·塞耶的母亲,雷欧娜·塞耶出生在冈特家族,这是一个纯血统家族,也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创办者之一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不过,雷欧娜并没有和家族中的大多数人一样支持血统纯正的观点,而是选择对麻瓜友善。

    伊索特的父亲威廉·塞耶是著名的爱尔兰女巫莫瑞根的直系后代。莫瑞根是一个阿尼马格斯,可以变成一只乌鸦[1]

    早年生活

    Cquote1
    伊索特的童年早期十分恬适美好,有父母疼爱,一家也时常默默地帮助麻瓜邻居们,用魔法给人类与牲畜治疗。
    Cquote2
    ——伊索特在父母遇害之前的同年生活[src]

    伊索特·塞耶出生于1603年前后。因为她“自小就与大自然的一切特别亲近”,因此他的父亲用自己祖先的名字为她起了小名“莫瑞根”。伊索特和父母一起生活在爱尔兰凯里郡柯姆洛格拉谷地,有父母的疼爱,过得恬适而美好。她的父母时常帮助周边的麻瓜邻居,用魔法为他们和他们的牲畜进行治疗。

    但在1608年前后,那时伊索特五岁,他们一家遭到了攻击,房子也毁于大火。在这次劫难中,伊索特的父母双双遇难。不过,一个与她母亲疏远已久的姐姐——葛姆蕾·冈特,将伊索特从大火中救了出来。冈特带着伊索特来到了附近的柯姆加里谷地,并在这里将她抚养长大。同时,她也使用强大的黑魔法让伊索特和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离开来。

    Gormlaith Gaunt takes in Isolt Sayre

    葛姆蕾·冈特在烧毁伊索特父母的小屋之后,将她绑架。

    葛姆蕾是一个性情暴躁凶残的监护人。作为一个纯血统优越主义者,她认为自己的妹妹乐于帮助麻瓜,将可能导致伊索特最终决定于麻瓜通婚。而只有把他们的女儿抱走,才有可能让这孩子“回归正道”。随着伊索特年岁渐大,她开始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姨妈就是绑架了自己并放火谋杀自己父母的人。葛姆蕾强迫伊索特观看自己给那些接近自己小屋的麻瓜和动物念诅咒恶咒。因此,他们的近邻很快就学会要远离葛姆蕾的住处,而伊索特与外界唯一的交集,就是当地的男孩子朝着在花园玩耍的伊索特扔石头。

    1614年前后,年满十一岁的伊索特收到了霍格沃茨录取通知书。不过,她的姨妈拒绝让她前去就读,甚至不允许她拥有魔杖。在她看来,亲自教授伊索特魔法,比把她送到一个“充满泥巴种又主张平等主义的危险地方”要好得多。葛姆蕾本人曾经上过霍格沃茨,因此也会跟她讲起关于霍格沃茨的故事。不过,她所说的一切基本上都是为了诋毁这所学校,感叹萨拉查·斯莱特林端正巫师血统纯正的大志未尽。但对她的外甥女伊索特而言,一个既孤立她又对她百般折磨、几近疯狂的姨妈所说的话,反倒使霍格沃茨显得像天堂一样[1]

    逃离监禁并前往新世界

    Cquote1
    为了彻底摆脱养母,不让她找到自己,伊索特将一头长发剪去。她伪装成一名麻瓜男孩,取名为伊莱亚·史托利。1620年,她搭上五月花号前往美洲新大陆。
    Cquote2
    ——伊索特摆脱了自己的姨妈,前往北美洲[src]
    Isolt aboard the Mayflower

    1620年,伊索特·塞耶用假名“伊莱亚·史托利”登上五月花号

    终于,在与葛姆蕾共同生活了十二年之后,伊索特终于培养了足够的能力与勇气,偷走了姨妈的魔杖,并逃离了这里。除此之外,她唯一带着的东西就是一个戈尔迪之结形状的金色胸针,它曾属于她的母亲。由于担心自己的姨妈找到自己,并会对自己进行严厉的惩罚,伊索特逃到了英格兰,但葛姆蕾仍旧很快发现了她。在下定决心摆脱自己的姨妈后,伊索特剪短了自己的头发,假装自己是一个叫伊莱亚·史托利的男孩,在1620年登上了五月花号,前往北美洲

    伊索特与最早来到美洲定居的欧洲殖民者一起登上大陆,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麻瓜。一抵达这里,伊索特立刻就消失在周围的深山里,让其他的麻瓜定居者以为“伊莱亚·史托利”已经和其他一些人一样死于严冬。伊索特之所以选择离开,一方面是害怕姨妈会发现自己的行踪,尽管自己已经身处新大陆,而另一方面就是她在搭乘五月花号旅行的过程中发现,清教徒不大可能接受作为女巫的自己。

    在深山中完全与世隔绝地生活了几个星期之后,伊索特见到一个隐匿怪正要对一个普克奇开膛破肚。她念出了一个诅咒,赶走了隐匿怪。伊索特没有意识到普克奇对人类同样危险,就直接将他带到了自己的临时住处,照顾他直到痊愈为止。普克奇表示自己会对她忠心耿耿,直到他有机会偿还自己所欠的人情。不过,要报答一个年轻而弱小的女孩,对他来说很没有面子,而且这个女孩居然总在可能有隐匿怪或者其他普克奇攻击她的陌生地方四处游走。因此,他一直在伊索特身边忿忿不平地发牢骚。在伊索特看来,这个普克奇虽然显得有些忘恩负义,但还是很有趣,甚至喜欢他的陪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之间渐渐建立起了友谊。为了遵循的忌讳,普克奇拒绝告诉伊索特自己的本名,伊索特因此以她父亲的名字帮他起了昵称“威廉[1]

    与威廉的冒险

    成为好朋友之后,威廉开始向伊索特介绍自己所熟知的各种神奇生物。他们四处冒险,共同对付敌人。他们曾经一同与鸟形食人怪搏斗、一同观察神角畜狩猎、一同看新出生的猫豹在黎明的阳光下玩耍。一种长着角的大蛇生活在附近的小河中。伊索特被它迷住了,而它也很喜欢伊索特。这让威廉觉得十分惊讶。除此之外,伊索特还发现自己听得懂长角水蛇在对她说些什么。由于这让威廉十分惊恐,所以伊索特不会和他谈论自己和蛇类之间的亲密关系,而那条蛇也似乎一直想告诉伊索特什么。每当伊索特前往小河看水蛇的时候,她从不告诉威廉自己去哪里,而长角水蛇也一直跟伊索特说着同一件事:“你的家人在劫难逃,唯有让我成为你家庭的一份子才会有所转机。”伊索特无法理解水蛇所说的话,如果它真的想表达什么的话。

    Isolt rescues the Boots

    伊索特从隐匿怪身边救出查威克和韦伯·布特。

    一天,当伊索特和威廉一起在林中觅食时,他们突然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威廉让伊索特待在原地,自己则将毒箭上弦,朝着惨叫声发出的方向冲了过去。伊索特没有听从威廉的话,跟着他来到一片空地上。她发现,几年之前曾尝试杀害威廉的隐匿怪,已经对两个无辜的人类下了毒手,并准备将他们肢解。而两个受了重伤的小男孩躺在一旁等待着死亡。伊索特和威廉一起迅速干掉了隐匿怪。威廉没有管受伤的孩子,继续收集黑莓,而伊索特则气愤地让他和自己一起把两个小男孩抬回家。威廉因此大发脾气。伊索特对威廉的冷漠和固执十分气愤,表示如果他帮自己把男孩带回家,就当成是他还自己人情。因为两个男孩实在伤得太重,伊索特不敢带着男孩幻影移形,但她仍旧坚持要将他们带回家。虽然不情愿,但威廉还是同意将年纪较大的查威克带回,而伊索特则带着年纪较小的韦伯返回住处。他们回到小屋之后,怒气冲冲的伊索特就告诉威廉她再也不需要他了。威廉愤愤地看着她,消失得无影无踪[1]

    新的朋友

    Cquote1
    每天,伊索特都发誓要让詹姆一忘皆空,但他对魔法的恐惧一天一天地消逝。最后,也只好承认他俩已陷入爱河,并结了婚。
    Cquote2
    ——伊索特爱上了詹姆·斯图尔特[src]

    伊索特和威廉救出的两个小男孩活了下来,而伊索特又惊喜地发现他们都是巫师。不过,查威克和韦伯在返家后的几个星期里仍旧伤势严重,让伊索特不敢离开他们身边。因为她一心急着想拯救孩子们,所以无法体面地埋葬他们的父母。直到查威克和韦伯康复到一定的程度,可以至少在家独自待上几个小时的时候,她才返回森林中,想为男孩的父母建一座坟墓。但让伊索特惊讶的是,她发现已经有人在这里了。这个名叫詹姆·斯图尔特的年轻人在伊索特的注视下徒手修建了布特夫妇的坟墓,并捡起了他们已经损坏的魔杖

    伊索特看到詹姆检查男孩父亲魔杖中露出的火龙的心脏神经,并尝试着挥舞了一下。詹姆被魔杖弹开,飞越过空地之后撞上树干,昏了过去。

    Isolt and James

    伊索特和詹姆·斯图尔特手牵手。

    伊索特带着这个失去意识的人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并等他苏醒。伊索特无法向詹姆隐瞒自己的魔法,因为自己的住所空间有限,还需要为了布特兄弟制作魔药疗伤。她打算等到詹姆的脑震荡恢复之后,就对他使用遗忘咒。但在此之前,伊索特很开心自己能够和另一个年纪相当的人一起聊天,更不用说他先前就已经和布特兄弟十分熟悉,还会在他们接受治疗的时候陪他们玩。由于伊索特原来的小屋是以树枝和动物毛皮建成的,因此詹姆决定帮助她在格雷洛克山的山顶重新建造一个石头小屋。詹姆绘制了一幅看起来相当可行的设计图,而伊索特用魔法,只花一个下午就将设计化为现实。伊索特用自己父母房子的名字为这间小屋起了名,也叫作“伊尔弗莫尼”。每天,伊索特都发誓要对詹姆使用遗忘咒,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詹姆对于魔法的恐惧也渐渐消失。终于,他们承认自己已经陷入爱河,并结了婚[1]

    创办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

    Cquote1
    她答应男孩们,当他们满11岁时会帮助他们入手自己的魔杖(布特夫妇的魔杖已经损坏过多,无法修复),并直接在自家屋子开办魔法学校。
    Cquote2
    ——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的创办[src]

    伊索特和詹姆将布特兄弟收为了养子。伊索特也会向两个男孩讲述自己听到的关于霍格沃茨的故事,而两个男孩也时常询问他们能不能返回欧洲,这样就能够收到自己的录取信。伊索特不希望他们因为葛姆蕾·冈特的事担心受怕,所以她答应他们,当他们满11岁时,会给他们属于自己的魔杖,并在家中开办魔法学校。他们认为自己的魔法学校也应该有四个学院,但没有像霍格沃茨一样使用创办者的名字为它们命名。最终,他们每个人都用神奇动物给自己的学院起了名字:查威克选择了雷鸟,韦伯选择了猫豹,詹姆在犹豫之后选择了普克奇,而伊索特则选择了长角水蛇[1]

    查威克的十一岁生日

    Ilvermorny is built

    詹姆和伊索特建立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

    随着查威克十一岁生日的临近,伊索特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实现之前许下的诺言,送给他一根魔杖。就她所知,她从姨妈那里偷来的魔杖是北美洲当时唯一的一支魔杖。在查威克生日的前夜,伊索特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来到了长角水蛇所在的小河,长角水蛇从水中冒出,向伊索特低下头来,让她长长地削下头的一部分。伊索特醒来后来到了小河边,发现水蛇正在瞪着她,并且像梦中一样低下了头。伊索特削下了一部分角,向水蛇道谢后回到小屋。她叫醒詹姆,两人终于制作出了一根“魔力超凡”的魔杖[1]

    逐渐增加的名气

    当韦伯满11岁时,斯图尔特一家人创立的魔法学校在当地的名声已不胫而走。来自瓦帕浓人部落的两名男孩、以及纳拉干族的一位妈妈带着两个女儿,纷纷来到伊尔弗莫尼,希望能够以自身所学的魔法交换使用魔杖的技术。伊索特心中某个出自保护本能的声音告诉她,要为自己的两个养子保留长角水蛇的杖芯,所以她和詹姆开始使用其他各式各样的杖芯,例如猫豹毛发鸟形食人怪的心脏神经鹿角兔的鹿角等等。

    1634年,学校已经发展到了相当的规模。每个学院的学生数量也在逐年增加。而伊索特和詹姆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分别用自己母亲的名字给这两个双胞胎女儿起了名字:雷欧娜玛莎[1]

    葛姆蕾的复仇

    Cquote1
    这个快乐又忙碌的家庭并不知道,危机正在向他们步步逼近。
    Cquote2
    ——葛姆蕾开始计划向伊索特复仇[src]
    Gormlaith Gaunt casts a curse

    葛姆蕾·冈特查威克·布特发射诅咒。

    斯图尔特一家人没想到,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创办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葛姆蕾·冈特的耳朵里。当她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马上意识到这所魔法学校是逃离自己多年的伊索特创办的。她马上启程前往美洲,发誓要杀死伊索特和詹姆、摧毁它们创办的学校,并绑走他们的女儿。等到葛姆蕾来到学校的建筑前,她对伊索特和詹姆念出了诅咒,让他们陷入沉睡。已经得到魔杖警报的查威克看到了葛姆蕾着建筑接近的身影,让韦伯前去叫醒养父母,而自己则去阻止葛姆蕾。韦伯没能叫醒自己的父母,于是也来到外面帮助自己的哥哥。在三个人决斗的时候,雷欧娜和玛莎被巨大的声响吵醒,开始因为恐惧而放声尖叫。伊索特和詹姆身上的诅咒终于被爱的力量打破。伊索特冲出去帮助自己的养子,而让詹姆去照料自己的女儿。但当伊索特举起魔杖的时候,却发现这根魔杖已经失去作用。葛姆蕾使用蛇佬腔触发了让这根魔杖进入沉睡状态的指示,现在它已经变得与普通的树枝无异。布特兄弟和伊索特节节败退,渐渐退到了双胞胎女儿在楼上的卧室,甚至能够听见她们的哭声。

    当葛姆蕾轰开卧室房门的时候,伊索特感到了深深的绝望。她哭着喊出了自己父亲的名字。就在这时,突然出现巨大的劈啪声,普克奇威廉出现在了窗台上。在葛姆蕾尚未了解状况以前,一支毒箭就射穿了她的心脏。伊索特和詹姆一家人对威廉十分感谢,而威廉则因为伊索特有十年没有叫他的名字而感觉很不高兴。伊索特决定不告诉他,自己实际上叫的是自己已故的父亲。在此之后,威廉就搬进了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和伊索特与他的家人共同生活[1]

    后来的生活与逝世

    Cquote1
    伊索特和詹姆都高龄超过百岁。他们亲眼见证伊尔弗莫尼从一间小屋变成了花岗石城堡。当他们逝世时,一手创办的学校已经变得声名远播,全北美的魔法家族都争相抢着要送孩子前往就读。
    Cquote2
    ——伊索特后来的生活[src]

    伊索特无法说蛇佬腔,也就不能重新激活自己的魔杖。因此,他和詹姆把它埋在了学校的场地上。事实上,她也不想再留着这根魔杖了,因为它一直在提醒着自己童年的不幸。一年之内,魔杖埋葬的地方就长出了一颗蛇木,无论如何砍伐或修剪它都无济于事。几年后,人们发现这棵树的叶子具有强大的医疗效果。

    在随后的数年中,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的声誉越来越响亮,而伊索特和詹姆也一直共同担任学校的校长。学校的学生数量逐年增加,学校也开始聘用越来越多的教师。原先的花岗石小屋已经扩建成了一座城堡。

    伊索特和詹姆都活过了一百岁[1]

    遗产

    Cquote1
    有鉴于创立人之一是麻鸡,大众或许会期望学校采取民主作风。事实也确实如此,伊尔弗莫尼成为公认最民主、最有教无类的伟大魔法学校之一。
    Cquote2
    ——伊索特和詹姆给今日伊尔弗莫尼留下的遗产[src]

    伊索特逝世之后,她被公认为是最民主、最有教无类的魔法学校的创始人。为了纪念她和詹姆,伊尔弗莫尼城堡的正门的两侧树立起了他们的大理石雕像。一个听到“威廉”会有反应的特别年迈的普克奇不让任何人擦拭校园入口的伊索特大理石雕像,并且每逢伊索特的忌日,都会在伊索特的坟墓放上几朵五月花[1]

    个性

    伊索特小的时候,她的父亲威廉曾经注意到她与大自然的一切特别亲近。尽管被姨妈用扭曲的方式抚养长大,一所仍旧拥有爱的强大能力。正因为她的爱与无私,使得她成功创办了伊索特魔法学校。对于麻鸡詹姆来说,伊索特是一个贤惠的妻子,也是两个养子、两个女儿体贴的母亲。她是普克奇威廉忠实的朋友,让他能够甘愿站出来拯救他们的家人。伊索特同样没有像自己的姨妈和母系祖先一样,对纯正的血统怀有狂热知情。

    伊索特对于学习有着巨大的热情,她和丈夫一起管理的学校使他们多年的爱所留下的伟大遗产。他们一起构建并传播北美洲的魔法知识,并将这里的本土魔法和欧洲的魔法结合了起来,形成一种更新、更强大、更美丽的东西。伊索特对于学习和教育的痴迷也影响到了她所建立的长角水蛇学院,它象征着男女巫师的智慧。

    幕后

    • 在Pottermore中提供的简体中文版《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中,这个人物的名称被翻译为“伊索·瑟尔”。
    • 在现实世界的历史中,五月花号在1620年的航行中确实存在名叫“伊莱亚·史托利”的乘客。除了他负责照料温斯洛家庭以及在第一个冬天死于普利茅斯殖民地之外,历史上关于他的信息非常少。由于他没有签署五月花号公约,说明他当时的年龄应当小于18或21岁[2]

    出处

    注释与参考文献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