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Cquote1
催狂魔是世上最醜惡的東西之一。它們在最陰暗、最污穢的地方出沒,它們在腐爛和絕望中生活,它們把和平、希望和快樂從周圍的空氣中吸走。就連麻瓜也能感覺到它們的存在,儘管麻瓜們看不見它們。催狂魔靠近時,所有美好的感覺,所有快樂的回憶都會從你身上被吸走。如果可能的話,催狂魔會一直把你吸到跟它一樣……沒有靈魂,充滿邪惡。你只剩下一生中最壞的經歷。
Cquote2
——對催狂魔的描述[src]

催狂魔 (Dementor)是一種非存在[1],也是一種黑暗生物,被人們認為是世上最醜惡的東西。催狂魔吸食人們的快樂,因此會讓接近它們的人感到抑鬱和絕望。它們還能夠吸走人的靈魂,把他們變成一種行屍走肉的狀態,只剩下一副「空空的軀殼」[2]。因此,催狂魔也被說成是「攝取別人靈魂的魔鬼」[3]

催狂魔沒有真正的效忠對象,只是會投靠那些能夠讓他們獲得更多人類犧牲品的人。英國魔法部曾將催狂魔作為阿茲卡班監獄的守衛,但到了1996年年中的時候,催狂魔集體叛變,投靠了佛地魔。在那之後,催狂魔開始頻繁對巫師進行襲擊。1998年第二次巫師戰爭結束後,魔法部在新任部長金利·俠鉤帽的帶領下進行了改革,不再使用催狂魔擔任監獄守衛[4]

抵禦催狂魔最有效的方法是使用護法咒。它們不能被消滅,但當它們繁殖的條件無法滿足時,催狂魔的數量也能限定在一定的範圍內[4]

歷史

早期歷史

Cquote1
那些奉命前往調查的人在那之後都拒絕談論他們在裡面發現了什麼,而其中最不駭人的部分就是這個地方已經變成了催狂魔的安樂窩。
Cquote2
——J.K.羅琳在介紹阿茲卡班的早期歷史時表示[src]

巫師監獄所處的北海小島在地圖上面不可標繪,同時也無法被巫師或麻瓜發現。一個名叫艾克斯蒂斯的邪惡巫師可能是這裡的第一個居住者,在島上建造了一座堡壘,並設法將麻瓜水手引誘到這裡,再將他們折磨致死。艾克斯蒂斯死後,他在堡壘和島上使用的隱藏咒失效。魔法部這時候才知道有這樣一座小島的存在。

Azkaban

阿茲卡班監獄。

來到島上進行調查的巫師遇見了生活在這裡的催狂魔。他們擔心如果有人嘗試把它們趕走,人們可能會被這種黑暗生物所報復。於是,魔法部決定不再理會這裡已經成相當大規模的催狂魔群落,任其自生自滅。

1718年達摩克·羅爾當選魔法部部長。他堅持選擇阿茲卡班作為巫師監獄,認為島上的催狂魔可以充當守衛,節省時間、費用和精力。儘管有反對的聲音,但這一計劃還是付諸實施。由於幾乎沒有越獄和違反保密法的情況,阿茲卡班在魔法世界裡就一直扮演着監獄的角色。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催狂魔就作為阿茲卡班守衛的角色,一直為魔法部服務。因為這樣,它們可以在高牆裡依靠吸食囚犯的積極情緒為生。

1993年-1994年

Cquote1
當它們靠近我時——我聽到佛地魔在殺害我的媽媽。
Cquote2
PM-Moment B3C05 ThreePartMomentOfDementorEnteringHogwartsExpressCarriageWithHarryRonHermioneAndLupin

催狂魔登上霍格華茲特快車尋找天狼星·布萊克。

1993-1994學年,催狂魔被魔法部派去守衛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防止剛剛從阿茲卡班越獄的「殺人犯」天狼星·布萊克接近哈利。在前往學校的霍格華茲特快車上,哈利波特第一次遇見了催狂魔。在這種生物的影響下,哈利回想起了自己最糟糕的記憶:他的父母在被佛地魔殺害時的喊聲。哈利昏迷後,新任黑魔法防禦術雷木思·路平為他趕走了催狂魔。在之後進行的歡迎宴會上,阿不思·鄧不利多校長警告學生不要給催狂魔任何能夠傷害他們的借口。鄧不利多拒絕讓催狂魔進入學校場地,即便是在發現天狼星·布萊克已經進入學校之後也是如此。

Harry-potter4-movie-screencaps.com-8411

哈利變出非實體的護法抵禦幻形怪變成的催狂魔。

在對陣赫夫帕夫的魁地奇比賽上,哈利再一次與催狂魔面對面。這次碰面也導致哈利再次失去意識,並從飛天掃帚上跌落下去。鄧不利多及時念出咒語減緩了哈利下落的速度,並召喚出自己的護法趕跑了所有的催狂魔。催狂魔之所以會被哈利所吸引,而哈利也特別容易受到它們的影響,是因為他的童年有太多的悲慘記憶[5]。路平教授後來跟哈利解釋,魁地奇比賽的熱鬧氣氛對於催狂魔來說就像是一場盛宴,使得它們無法抗拒。

為了抵禦催狂魔,哈利向路平尋求幫助。路平把護法咒教給哈利,並找到一個幻形怪讓他練習。幻形怪在哈利的面前會變成催狂魔的樣子,也能夠對哈利產生相同的影影響。哈利的護法是一隻馴鹿的樣子,和父親的護法與化獸師形態一樣。在接下來對陣雷文克勞的魁地奇比賽中,跩哥·馬份文森·克拉格瑞·格高爾馬科·福林四個史萊哲林學生將自己打扮成了催狂魔的樣子,試圖讓哈利分心。結果,哈利朝着他們發射了護法咒,並最終贏得了比賽。賽後,麥米奈娃給這四個學生全關了禁閉,並給史萊哲林學院扣掉了五十分。

PM-Moment B3C20 HarryAndSiriusSurroundedByDementorsByTheLake

哈利,妙麗和天狼星在大湖邊被催狂魔襲擊。

當哈利、妙麗和天狼星在禁忌森林中被一群催狂魔襲擊的時候,哈利沒能變出具有實體的護法。 就在催狂魔準備吸走他們的靈魂時,一個那個人變出的具有實體的強大護法趕跑了所有催狂魔,救了他們的命。事實上,這個護法正是後來通過妙麗時光器返回過去的哈利所召喚出來的[6]。由於催狂魔試圖襲擊哈利,因此魔法部部長康尼留斯·夫子不得不在學期結束的時候將催狂魔撤出霍格華茲。鄧不利多似乎對此非常高興。

1995年-1996年

Cquote1
催狂魔將加入我們……他們是我們的天然同盟……
Cquote2
——佛地魔對食死人說道[src]

在三巫鬥法大賽的第三項任務中,哈利在迷宮裡遇見了一個「催狂魔」。哈利召喚出了護法,但發現催狂魔倒退兩步,被自己的長袍絆倒了。這是哈利才發現這實際上是一個幻形怪,於是改用「叱叱,荒唐」。

Tumblr n29413O6t71rzvuwqo6 r1 250

催狂魔襲擊哈利波特和達力·德思禮

1995年的暑假,哈利在水蠟樹街附近的一條小道上再次遇見催狂魔。兩隻被桃樂絲·恩不里居秘密非法派來的催狂魔襲擊了哈利和他身邊的達力·德思禮,但哈利最終設法召喚出護法趕走了它們[7]爆竹阿拉貝拉·費格及時發現了兩個人,並護送他們回家。因為這件事,哈利被指控使用未成年魔法,但最終因為被認定為自衛行為而被判處無罪。大約一年以後,恩不里居向哈利透露了自己的所做所為[8]

1996年7月,阿茲卡班的所有催狂魔都開始造反,加入佛地魔的陣營,因為他能夠給它們提供更多的受害者。在此之後,阿茲卡班在1996年和1997年接連發生了食死人大規模越獄[9][10]。到了1996年年中的時候,加入了佛地魔的催狂魔開始大規模繁殖,終在7月形成了反常的迷霧。康尼留斯·夫子同時也向英國首相承認,這也是造成近期公眾支持率下降的原因之一,因為催狂魔能夠散布悲觀絕望的情緒[11]

1997年-1998年

1997年,催狂魔開始自由地出現在麻瓜的村莊,並對他們產生消極的影響。麻瓜們雖然無法看到催狂魔,卻能夠感受到它們的存在。

DH1 Dementors over the Muggle-Borns Trial Court

催狂魔守衛麻種審議委員會的審判室。

哈利波特在1997年偽裝成亞伯·藍孔的樣子潛入魔法部,並在麻種審議委員會的審判室中遇到催狂魔。在這裡,催狂魔會帶走被定罪的麻瓜出身者,並在審訊期間期間對他們進行恐嚇。桃樂絲·恩不里居用小貓護法保護着自己和其他參加審判的魔法部官員,但在恩不里居被哈利擊昏後,它就消失了。哈利和妙麗變出自己的護法保護麻瓜出身者,並救出所有尚未接聽審會判的巫師[12]

Hogwarts dementor

第二次巫師戰爭的高潮時期,催狂魔駐紮在霍格華茲的附近。

1998年5月,當穿着隱身衣的哈利、榮恩和妙麗現影術來到活米村、並出發嘯叫咒之後,正在巡邏的食死人為了找到他們,召喚出催狂魔幫助他們尋找。哈利只得召喚出自己的護法,防止被催狂魔襲擊。護法雖然驅逐走了催狂魔,他們卻也暴露了躲藏的位置。不過,阿不福思·鄧不利多及時打開酒吧的門救了他們,並用自己的山羊護法矇混過關。

霍格華茲大戰中,催狂魔也幫助佛地魔食死人進攻霍格華茲城堡。哈利波特妙麗·格蘭傑榮恩·衛斯理被一大群催狂魔攻擊,而他們剛剛目睹了包括弗雷·衛斯理的死在內的大量可怕場面,無法找到快樂的記憶。事實上,哈利已經準備接受催狂魔的吻。但是,西莫·斐尼干露娜·羅古德阿尼·麥米蘭用他們的護法抵擋住了催狂魔,並重新讓哈利燃氣希望。哈利終於變出護法,趕走所有催狂魔[13]。當哈利準備獨自一人迎接死亡的時候,他在禁忌森林中遇到了更多的催狂魔。不過,復活石變出的詹姆、莉莉、天狼星和路平的身影保護着他,讓他感覺不到寒意[14]

1998年以後

第二次巫師戰爭,前正氣師、鳳凰會成員金利·俠鉤帽開始領導魔法部。由於催狂魔在戰爭中的行為,他不再讓催狂魔擔任阿茲卡班監獄的守衛。

描寫

出處

催狂魔是一種人形的生物,大約三米高,穿着黑色的帶兜帽的斗篷,身體呈灰色,看着和腐屍一樣。它們在吸氣的時候,喉嚨里會發出咯咯的聲音,似乎吸進去的不只是周圍的空氣。催狂魔的手是灰白色,陰森森的閃着光,似乎布滿了粘液和斑點。它們似乎還會散發出寒氣。

催狂魔的面部有空洞洞的眼窩,上面矇著結着灰痂的薄皮。它們的嘴時一個不成姓的大洞,用來吸走受害者的靈魂,也就是催狂魔的吻。這讓受害者處在一種比死亡更糟的狀態:催狂魔摘下自己的兜帽,吸出受害者的靈魂,讓這個人只剩下一具空殼,雖然活着,但只是行屍走肉[2]。催狂魔可以貼着地面滑行,但無法穿越固體障礙[15]

催狂魔看不見東西,因為它們沒有眼睛。不過,它們能夠通過感知受害者的情緒來間接了解是否有人接近[16]

本性與行為

Cquote1
寒意一點一點地滲透進哈利的肌膚。他和榮恩、妙麗在小街上一步一步後退,順着牆壁摸索,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音。接着,催狂魔在街角出現了,有十多個,默默靜地飄移過來。他之所以能看得到它們,是因為它們黑色的斗篷、結痂腐爛的手比周圍的黑暗更加深濃。它們能感覺到附近的恐懼嗎?哈利知道肯定能。它們現在似乎移動得更快了,發出令他憎惡的那種又長又慢、咯咯作響的呼吸聲,品嘗着空氣里的絕望,圍攏了過來——
Cquote2
——旁白[src]
PM-Moment B3C09 DementorsAtQudditchMatch

大量催狂魔。

催狂魔似乎會通過長吸氣的方式從周圍的空氣中吸走光明和快樂,讓周圍處於無盡的黑暗、並使受害者感到極度的寒冷。它們無聲地滑向受害者,並能夠感受到他們的恐懼。它們會被這些感情以及它們所需要的正面回憶所吸引。同時,它們也相當貪婪:催狂魔之所以為魔法部服務多年、為他們守衛阿茲卡班,是因為它們能夠吸走囚犯僅存的一點希望和快樂。它們能夠理解並遵循一些簡單的指令,因此也可以充當臨時保鏢的角色[17],或者負責護送犯人[12]

催狂魔也可以用某種方式與巫師進行簡單的交流。1993年的時候,催狂魔守衛曾把天狼星·布萊克在睡夢中所說的話報告給魔法部阿不思·鄧不利多也提到催狂魔是一種邪惡的生物,不懂得請求和借口。因此,他要求學生不要給催狂魔任何傷害他們的任何理由[18]

能力

Cquote1
那座堡壘建在茫茫大海中一個孤零零的小島上,但是並不需要高牆和海水來把人關住,因為犯人都被囚禁在自己的腦子裡,無法喚起一絲快樂的念頭。大部分人幾星期之後就瘋了。
Cquote2

催狂魔看不到東西,依靠吸食人類積極的情感為生,並迫使它們的受害者一遍遍重溫最糟糕的記憶。當催狂魔出現的時候,周圍的環境會變得異常陰冷,而隨着催狂魔數量的增加,這種影響也會加強。因此那些和催狂魔呆在一起時間過長的人都會變得沮喪,甚至發瘋。這也是催狂魔擔任守衛時,人們害怕被送進阿茲卡班的主要原因。魯霸·海格曾在阿茲卡班被關押幾個月,他後來表示自己當時曾希望自己在睡夢中死掉[19]

Tumblr lv13kyrMIO1qgt0vro1 250

催狂魔吸走哈利波特的積極情緒。

催狂魔完全依靠對情緒和精神狀態的感知來監管阿茲卡班囚犯,因此無法區分身體或精神狀況相近的兩個人。它們無法區分前來探監的柯羅奇夫人和後來用變身水偽裝成母親樣子、逃離阿茲卡班小巴提·柯羅奇,因為催狂魔只是「嗅到一個健康人和一個將死的人走進阿茲卡班,又嗅到一個健康的人和一個將死的人離開阿茲卡班」。直到1995年,小巴提·柯羅奇才在吐真劑的作用下承認了這一切[16]。此外,化獸師天狼星·布萊克,也在變成狗的形態後從阿茲卡班逃離。催狂魔對動物的感情不是很敏感,因為它們的感情沒有人類那樣複雜。所以在布萊克變成狗以後,它們都以為他已經喪失了理智[20]

儘管麻瓜無法看到催狂魔,但是他們和巫師一樣會受到來自於催狂魔的影響[7]。雖然爆竹阿拉貝拉·費格在哈利波特聽審會時聲稱自己能夠看到催狂魔[15],但事實卻是爆竹無法看到它們。不過,阿拉貝拉·費格所具備的魔法知識讓她足以通過小巷中出現的情況確定,催狂魔來到了小惠因區[21]

小巴提·柯羅奇的母親在阿茲卡班逝世後,催狂魔埋葬了她的遺體。這表明催狂魔能夠進行體力勞動,比如挖掘墳墓[16]。此外,天狼星越獄的時候,催狂魔正在給他送飯,這也是另一種催狂魔能夠完成的體力勞動[20]

雷木思·路平曾表示,如果巫師和催狂魔在一起呆的時間過長,他們的法力就會被催狂魔吸干。不過這是一種傳言,尚未被證實[5]。如果這是真的,那麼催狂魔就是唯一已知的能讓巫師無法使用魔法的生物。

催狂魔的吻

Cquote1
沒有絲毫康復的希望。你只是——活着。一具空空的驅殼。你的靈魂丟失了……一去不復返。
Cquote2

除了吸走積極的情緒之外,催狂魔還有另一種、也是最毒辣的能力:催狂魔的吻。它們把下巴壓在受害者的嘴上,吸出這個人的靈魂[2]。受害者只會剩下一具空殼,不再有意識,無法康復。接受催狂魔的吻比死亡還要糟糕 :人的靈魂本來是他們真實的自我,在被催狂魔「親吻」之後,這種自我就不復存在了。在金利·俠鉤帽成為魔法部部長之前,魔法部有時會允許催狂魔使用這種懲罰方式[2]

抵禦催狂魔

護法咒

Cquote1
護法是一種積極的力量,是催狂魔賴以為生的那些東西的外化表現——希望、快樂、求生的慾望——但它不像真人一樣能感受到絕望,所以催狂魔奈何不了它。
Cquote2
Tumblr m9dlcwP2yr1qiyseco3 250

哈利波特用護法咒保護自己和天狼星·布萊克。

催狂魔無法從肉體上被殺死,只能夠暫時將它們驅離,並與人們保持一定的距離。使用高深而複雜的護法咒是幫助一個人抵禦催狂魔的少數方法之一[2]。這個魔咒能夠召喚出一個護法,它是善意和快樂的魔法表現,可以依照施咒者的能力,不同程度地抵禦催狂魔的影響。

由於護法沒有生命,所以催狂魔奈何不了它。當經驗豐富的巫師使用護法咒時,護法會是能夠反映巫師個性的、具體的動物形態。非實體的護法沒有具體形態,只能短暫出現,它們可以暫時抵禦催狂魔。而具有實體的護法能夠對催狂魔進行追擊,並將它們驅離。

其它

由於催狂魔無法正確感知一個人不太複雜的思想和情感,所以如果巫師像天狼星·布萊克一樣變成動物的形態,能夠暫時規避催狂魔帶來的影響。事實上,在天狼星·布萊克變成狗以後,催狂魔只是覺得他已經失去了理智[20]

儘管不是抵禦催狂魔的常見方法,但通過復活石召回的逝者似乎能夠起到類似於護法的作用。1998年,通過復活石變出的天狼星·布萊克雷木思·路平詹姆·波特莉莉·伊凡影像能夠在哈利波特來到禁忌森林、準備直面死亡時幫助他抵禦催狂魔帶來的寒意[14]

除了使用護法咒之外,可能還存在其他抵禦催狂魔的常用方法。1996年哈利波特曾在對付催狂魔的最佳辦法上與石內卜教授有不同的意見[22]。這暗示抵禦催狂魔還有其他的辦法。

巧克力是人們在遭到催狂魔襲擊後進行急救的有效方法,它能夠幫助人恢復體力。

黑巫師無法召喚護法。不過,他們實際上也不需要召喚,因為他們同樣罪惡。佛地魔甚至表示,催狂魔是他們的天然同盟[23]

媒體

詞源

在英語中,「dementor」一般用來指邪惡或可怕的生物。這個單詞源於拉丁文的「dēmēns」,意為「變得發狂」。

幕後

  • J.K.羅琳曾透露,催狂魔的靈感來源於她在獲得巨大成功之前所患的重度抑鬱症[24][25]。她表示這種感覺就是「再也沒法想象,自己會重新快樂起來。無望。這種非常垂死的感覺和悲傷有着很大區別。」[24]
  • 在1994年的一場魁地奇比賽中,跩哥·馬份文森·克拉格瑞·格高爾馬科·福林為了影響哈利的發揮,穿成了催狂魔的樣子。馬份站在了格高爾的肩上。由於催狂魔的身高很高,他們四個人只有在兩兩一組的時候才能模擬這種高度。不過,哈利在比賽中看到的卻是個催狂魔,也就是說福林和克拉偽裝成了兩個催狂魔,這一點有些奇怪,因為它們之間的高度會有明顯的差別。不過,他們並未得逞,哈利在比賽中對他們直接使用了護法咒。
  • 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的經典「哈利波特的禁忌之旅」中會出現催狂魔,它們會追着遊客來到密室的催狂魔骨架前。黑魔標記在此期間也會出現,暗示它們是被食死人召喚到霍格華茲的。
  • 催狂魔經常和小說《魔戒》中的那茲古爾 (Nazgûl)和《黑暗物質》中的幽鬼 (Spectres)作對比。催狂魔同時也與《遺產四部曲》中的拉扎 (Ra'zac)有相似之處。拉扎的污穢氣息會讓人們感到恐懼和昏睡,並且它們不能被簡單咒語驅趕,也不能被消滅。
  • 根據W.O.M.B.A.T.測試,熱帶氣候不知道是否有催狂魔。
  • 在《樂高哈利波特:第1-4年》中,第三年的最終頭目戰是與一隻催狂魔戰鬥。
  • J.K.羅琳曾經表示催狂魔不會繁殖,而是像真菌在腐朽處一樣滋生。此外,催狂魔是超越生死的[26]
  • 在電影《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下)》中,阿不福思在霍格華茲大戰中使用衝擊波一樣的護法驅趕走大量催狂魔,與哈利在電影《阿茲卡班囚徒》中所使用的一樣。
  • 催狂魔與催狂魔的吻佛地魔與製造分靈體的符咒有着有趣的相似之處:
    • 催狂魔的吻吸出一個人的靈魂,而分靈體符咒讓人的靈魂分裂。完全失去靈魂會讓人變得行屍走肉一般且不可恢復,而製造分靈體會讓人逐漸失去人性。不過,製造分靈體帶來的影響可以通過懺悔來抵消,但這種懺悔帶來的痛苦也可能是致命的。
    • 被催狂魔吸走靈魂的人無法變成幽靈,因為他們已經沒有了靈魂。相似地,擁有分靈體的人一旦在分靈體全部摧毀後死亡,他們也無法進入來世,只能被困在幻境中。
  • 在《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中,路平曾表示「真正知道實情的人」無法告訴人們催狂魔的兜帽下面有什麼,但哈利後來見到了摘下頭巾的催狂魔,並活了下來[27]
  • 從電影《鳳凰會》開始,催狂魔的形象都是沒有頭巾的。
  • 胡蜂一個種類被命名為扁頭攝魂蜂 (Ampulex Dementor),這一命名源自於催狂魔。這種生物會向蟑螂等獵物的腹部注射大量毒液,從而令其失去自控能力,就像將它們的靈魂吸出來一樣[28]
  • 在準備拍攝電影時,劇組起初製作了一個催狂魔的小型布偶,讓它們在水中懸浮,呈現電影中所需的效果。但它們最終沒有出現在影片里,因為影片最終採用了CGI技術合成催狂魔。
  • 在《哈利波特》小說中,真正的催狂魔的吻只出現過一次:在霍格華茲暗中幫助佛地魔小巴提·柯羅奇在身份暴露後被關押起來等待接聽審會判,但康尼留斯·夫子帶來的催狂魔保鏢吸走了他的靈魂[17]。這種做法造成的後果是,柯羅奇無法為佛地魔復活一事作證,於是佛地魔得以在接下來的一年裡秘密恢復法力,而魔法部與此同時仍在拒絕承認發生的一切。

名字的譯法

語言 譯名 說明
英語 Dementor
阿爾巴尼亞語 Marroses
保加利亞語 Диментор
加泰羅尼亞語 Demèntor
繁體中文 催狂魔
簡體中文 摄魂怪
捷克語 mozkomor 意為「大腦的瘟疫」
丹麥語 Dementor
荷蘭語 Dementor
芬蘭語 ankeuttaja 源於「ankeus」,意為「凄涼」
法語 détraqueur 意為「讓事情出問題或崩潰」
德語 Dementor
格魯吉亞語 დემენტორი
希臘語 Παράφρονας 源於「παράφρων」,意為「精神失常」
希伯來語 סוהרסן 源於「סוהר」(監獄長)和「הרסן」(有毀滅性的)
印地語 दमपिशाच 源於梵語的「dama」(家)和「piśāca」(畢舍遮,印度神話中以屍體為食的惡鬼)
匈牙利語 Dementor
冰島語 Vitsuga 意為「吸走心靈和對一切感覺的東西」
印尼語 iblis 源於伊布力斯,伊斯蘭教中的魔王
意大利語 dissennatore 意為「帶走神智者」,源於「senno」,意為「精神健全」
日語 ディメンター/吸魂鬼
立陶宛語 Psichas 意為「精神,心理」
拉脫維亞語 Atprātotājs
馬其頓語 Дементор
挪威語 Desperant 意為「帶來絕望者」
波斯語 دیوانه ساز 意為「發瘋」
波蘭語 Dementor
巴西葡萄牙語 Dementador
歐洲葡萄牙語 Dementor
羅馬尼亞語 Dementor
俄羅斯語 Дементор
斯洛伐克語 Dementor
斯洛語尼亞語 Morakvar
西班牙語 Dementor
瑞典語 Dementor
泰國語 ผู้คุมวิญญาณ 意為「靈魂看守」
土耳其語 Ruh Emici 意為「攝魂者」
烏克蘭語 Дементор
越南語 giám ngục Azkaban 意為「阿茲卡班獄卒」

出處

另見

注釋和參考文獻

  1. 1.0 1.1 Pottermore - J.K.羅琳的寫作:幻形怪
  2. 2.0 2.1 2.2 2.3 2.4 參見《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第12章:護法。
  3. 參見《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第2章:疤痕。
  4. 4.0 4.1 J.K.羅琳在Bloomsbury.com上的在線聊天. Accio Quote! 2007年7月30日(英國夏令時下午2:00-3:00)(英語).
  5. 5.0 5.1 參見《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第10章:劫盜地圖。
  6. 參見《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第21章:妙麗的秘密。
  7. 7.0 7.1 參見《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第1章:達力遭遇催狂魔。
  8. 參見《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第32章:從火中歸來。
  9. 參見《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第25章:無奈的甲蟲。
  10. 參見《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第5章:墜落的鬥士。
  11. 參見《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第1章:另一位部長。
  12. 12.0 12.1 參見《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第13章:麻種審議委員會。
  13. 參見《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第32章:接骨木魔杖。
  14. 14.0 14.1 參見《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第34章:又見禁忌森林。
  15. 15.0 15.1 參見《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第8章:聽審會。
  16. 16.0 16.1 16.2 參見《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第35章:吐真劑。
  17. 17.0 17.1 參見《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第36章:分道揚鑣。
  18. 參見《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第5章:催狂魔。
  19. 參見《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第11章:火閃電。
  20. 20.0 20.1 20.2 參見《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第19章:佛地魔的僕人。
  21. 「順便說一句,阿拉貝拉·費格從未見到襲擊了哈利和達力的催狂魔,但是她所具有的魔法知識讓她足以通過催狂魔在小巷中製造出的感覺將它們正確辨別出來。」 - 額外內容:爆竹J.K.羅琳官方網站
  22. 參見《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第21章:神秘的房間。
  23. 參見《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第33章:食死人。
  24. 24.0 24.1 英國《泰晤士報》對J.K.羅琳的採訪. Accio Quote! 2000年6月30日(英語).
  25. ABCNews.com - 在J.K.羅琳的魔法世界裡
  26. 提納·穆爾 (2000年10月25日). 《哈利波特》作者回答溫哥華青年記者提出的問題. 加拿大通訊社(英語).
  27. 參見《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第20章:催狂魔的吻。
  28. Plos one - 攝魂胡蜂頗受好評——博物館遊客參與生物多樣性的發現和分類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