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The Marauder's Map
劫盜地圖
物品信息
製造商
製作
用途
  • 霍格華茲城堡地圖
  • 七條從霍格華茲通向活米村的秘密通道
  • 學校里的所有人都在哪裡
Cquote1
月影、蟲尾、獸足和鹿角
專為魔法惡作劇製造者提供幫助的諸位先生
隆重推出
劫盜地圖
Cquote2
——劫盜地圖[src]

劫盜地圖 (Marauder's Map)是一張魔法地圖,顯示了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的所有信息。它不僅能向使用者展示城堡中的每間教室、走廊和角落,還能展示學校場地上的每一寸土地,以及隱藏起來的各條秘密通道,所有人的位置也用圓點在上面表示了出來。這張地圖也能夠正確識別出每一個人,不論這個人是否是化獸師,是否服用了變身水,是否使用了隱形斗篷。即使是霍格華茲的幽靈也會在地圖上出現。這張地圖的缺陷之一,是無法區別那些同名的人(比如同名的父與子)。此外,劫盜地圖也並沒有標出學校上的所有地點,比如萬應室和密室。這有可能是因為繪製地圖的人並不知道這些地方,也有可能它們本來就不可標繪。榮恩和妙麗進入密室尋找蛇妖的毒牙時,他們的位置沒有出現在劫盜地圖上;進入萬應室的人也會在劫盜地圖上消失。劫盜地圖也會透露一些劫獵者發現的有關秘密通道的信息,儘管這種情況只出現了一次(三年級時,哈利波特從地圖上得知如何進入駝背女巫雕像前往活米村)。

歷史

誕生

Cquote1
製作劫盜地圖使用了令人欽佩的高級魔法跟蹤咒可以讓地圖的使用者查看城堡中每一個人的行跡,還有咒語會防止(儘可能地羞辱)他們的死對頭賽佛勒斯·石內卜對這份地圖過度好奇。
Cquote2
——地圖繪製時使用的魔法[src]
The Marauders

天狼星、詹姆、雷木思和彼得

劫盜地圖是由學生時代的雷木思·路平(月影)、彼得·佩迪魯(蟲尾)、天狼星·布萊克(獸足)、詹姆·波特(鹿角)創造出來的。這幅地圖繪製於1975年1978年之間,因為地圖上所寫的名字是他們的綽號,分別代表了他們的化獸師形態(路平除外,)。四個人在地圖上使用了跟蹤咒,這是一個高級魔咒,可以讓地圖追蹤城堡里所有人的行蹤。他們還是用了一種侮辱賽佛勒斯·石內卜的魔咒。事實證明這件物品對於四人組(通常被稱為「劫盜者」)來說非常有用,直到阿各·飛七在他們七年級時將它沒收[1]

弗雷和喬治

Cquote1
這小寶貝交給我們的東西比全校老師教的都多
Cquote2
——弗雷·衛斯理說到劫盜地圖[src]

弗雷喬治·衛斯理在一年級時從飛七的辦公室「偷」出了地圖。他們當時因為在走廊里放了一個屎炸彈而被飛七帶到辦公室。他們發現一個寫着「沒收物品,高度危險」的抽屜。喬治又扔了一個屎炸彈,弗雷從抽屜中抓到了地圖。弗雷和喬治不斷研究這張地圖,了解它的工作原理,而地圖也會給他們提供線索,在他們不斷接近正確的打開方式時左右提醒,直到他們成功。地圖為雙胞胎的惡作劇提供了不少幫助,他們也記住了霍格華茲里的秘密通道[2]。哈利波特三年級時,弗雷和喬治把劫盜地圖送給了哈利,這樣他就能在周末前往活米村,儘管沒有拿到監護人威農和佩妮的許可。

1993年-1995年

Cquote1
月影向石內卜教授致意,並懇請他不要把他那大得變態的鼻子伸到別人那裡多管閑事。
鹿角先生同意月影的觀點,並要補充一句:石內卜教授是個飯桶、醜八怪。
獸足先生在此表示吃驚,那樣一個白痴居然當上了教授。
蟲尾先生向石內卜教授道日安,並建議他洗洗頭髮,大泥球。
Cquote2
——地圖對賽佛勒斯·石內卜嘗試使用的回應[src]
Marauder's Map insults Snape

劫盜地圖羞辱賽佛勒斯·石內卜

哈利在霍格華茲讀書期間,他一直在使用這張地圖,特別是在他三年級時,使用它前往活米村。他通過獨眼女巫通道來到蜂蜜公爵的地窖。這張地圖會羞辱任何不知道如何使用它的人(也有可能只羞辱賽佛勒斯·石內卜)。雷木思·路平發現哈利擁有這張地圖(在石內卜發現這張地圖,盤問哈利之後),並沒收了它。路平在使用這張地圖時發現彼得·佩迪魯還活着,讓他意識到彼得才是背叛哈利父母的人,並將所有罪行陷害給他們的老朋友天狼星·布萊克。這也讓路平和天狼星,這兩個地圖的製作者冰釋前嫌。在學年結束的時候,路平在離開霍格華茲前把地圖換給了哈利。

四年級時,哈利在進入級長盥洗室研究三巫鬥法大賽第二項任務的線索時使用了劫盜地圖。在回宿舍的路上,他把地圖掉在了地上,差一點被賽佛勒斯·石內卜拿走。趕來的小巴提·柯羅奇(偽裝成阿拉特·穆敵)為哈利解了圍。由於地圖並不能區分同名的人,所以從地圖上無法區分老柯羅奇和小柯羅奇。柯羅奇後來向哈利借走了地圖,但是在柯羅奇的真面目被人發現後,哈利把地圖拿了回來。

1996年-1998年

Cquote1
劫盜地圖從不說謊。
Cquote2
——雷木思·路平[src]

哈利在六年級花了大把的時間研究跩哥·馬份的日常活動。他在這一學年裡經常使用劫盜地圖。

在監視跩哥·馬份時,哈利發現他經常在地圖上消失。他不知道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直到他讓多比去跟蹤跩哥,看他為什麼總在地圖上消失。多比發現跩哥去了萬應室,而這個房間沒有出現在劫盜地圖上。

在離開霍格華茲尋找分靈體時,哈利還是經常拿出地圖查看金妮·衛斯理在做些什麼。這暗示着劫盜地圖可以在任意地點使用。

霍格華茲大戰爆發之前,哈利曾在劫盜地圖上尋找榮恩妙麗在哪裡。但是他沒有發現他們的蹤跡,因為榮恩和妙麗當時正在密室中收集蛇妖的毒牙,用來摧毀佛地魔最後的一個分靈體[3]

哈利波特的財物

哈利波特霍格華茲大戰中打敗佛地魔之後,他許多年沒有再用這張地圖。最終,詹姆·天狼星·波特他父親的桌子上把它拿走了[4]

使用

Tumblr m7hvpc03cD1qili3vo7 r1 250

開啟地圖。

地圖通常會偽裝成一張空白的羊皮紙。要查看地圖,必須用魔杖輕敲羊皮紙並說:「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地圖的內容就會顯現出來。

要想讓地圖的內容重新隱藏,變回空白的羊皮紙,使用者需要再用魔杖輕敲地圖並說:「惡作劇完成。」

此外,如果地圖的使用者來到某條秘密通道的入口處,而進入入口需要口令,那麼這條口令會在地圖上顯示出來(通常由極小的泡泡組成,出現在代表地圖持有者的黑點旁邊)。

例外

Cquote1
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
Cquote2
——開啟地圖的話[src]

在某些情況下,劫盜地圖也有其局限性。從渾拚柳下面的秘密通道前往尖叫屋的人會在地圖上消失,就像石內卜1994年春天所提到的。尖叫屋也不在地圖上,因為它已經位於地圖的邊界之外。此外,呆在萬應室和密室中的人也不會在地圖上顯示,因為這兩個地方在地圖上沒有出現。這可能是由於製作地圖的人當時並不知道這兩個地點。

此外,地圖也無法區分姓名相同的兩個人。比如小巴提·柯羅奇只是被寫成「巴提·柯羅奇」,這讓哈利誤認為是老巴提·柯羅奇在學校遊盪,而事實上他當時在家。

相似地,化獸師在變形後,地圖上仍然顯示着他們原來的名字。也正因為此,路平發現彼得·佩迪魯就在學校,而非在十三年前被布萊克殺死。

賽佛勒斯·石內卜無法使用這張地圖,因為上面專門針對他施了魔法。如果石內卜嘗試使用,地圖就會顯示出侮辱他的字跡[5]。不過,在雷木思·路平開啟地圖後,石內卜還是從地圖上看到了他的去了渾拚柳下面的秘密通道。

地圖的特別能力

地圖會向使用者透露開啟秘密通道的口令(在靠近秘密通道入口時,形成由泡泡組成的文字,顯示在代表地圖使用者的墨水點旁)。更值得注意的是,地圖會標出霍格華茲場地內所有人的名字,不論是否穿着隱身衣(就像雷木思·路平可以看見哈利波特榮恩·衛斯理妙麗·格蘭傑溜去了海格的小屋,儘管他們當時穿着隱身衣)、變形成其他生物(路平看到彼得·佩迪魯從海格的小屋返回學校的場地,儘管彼得當時變成了老鼠斑斑)還是喝下變身水變成其他人的樣子(哈利在地圖上看到了小巴提·柯羅奇的名字,儘管他當時變成阿拉特·穆敵的樣子進入石內卜的辦公室偷竊變身水的原料)。

幕後

Hpexhibit001

哈利波特展覽上的劫盜地圖。

  • 劫盜地圖、哈利的魔杖隱形斗篷,是哈利留下的僅有的三件他在霍格華茲時使用的物品。
  • 按照J.K.羅琳的說法,哈利從沒有把他的地圖交給泰迪·路平或者他自己的孩子,但是他的兒子詹姆·天狼星·波特可能從哈利的桌子上偷走了它。
  • 2012年羅琳在《偶發空缺》的新書發布會上透露她有些後悔在《鳳凰會》中加入雙面鏡,之前出現的劫盜地圖也是個問題,它們使哈利能過於容易地解決問題(所以路平曾把劫盜地圖從哈利身邊拿走了一段時間)。[6]
  • 霍格華茲的魔法防護措施在小說中多次提到,包括霍格華茲無法在地圖上標出來。但是描繪霍格華茲學校的內部結構是可能的,就像劫盜地圖所做的。
  • 儘管地圖地圖據說顯示了霍格華茲里的「所有」角落,但是從沒有跡象表明上面標示了密室萬應室的位置。不過,這份地圖是基於劫盜者對學校的了解繪製的,他們對爬說嘴一無所知,也就無法繪出密室。考慮到密室開啟和金妮失蹤的時候,劫盜地圖正在弗雷和喬治手裡,因此密室基本上沒有可能被畫出來。此外,劫盜者知道萬應室的可能性也不大,因為當哈利尋找鄧不利多的軍隊的活動場地時,天狼星從來沒有向哈利提起這間屋子。
  • 在小說中,地圖被描述成是單張的羊皮紙,可以鋪在教室的桌子上,但是在電影中,地圖卻是一張非常大的、有很多層的紙張製成,還帶有許多折頁。
  • 在電影《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地圖上加了一頁,畫著八樓的走廊。
  • 儘管電影和遊戲中的霍格華茲城堡修建在山上,但是地圖上的城堡仍然修建在水平地面上。
  • 在電影《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地圖上跩哥·馬份的墨水點僅把他標註成「馬份」。這是個錯誤,因為地圖應該顯示全名。
  • 在每個遊戲《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中都包含一張玩具版的地圖,是遊戲中地圖的複製版。
  • 貴族精品(Noble Collection)發售了真實大小的劫盜地圖複製品。
  • 在電影《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中,月影的英文「Moony」被拼寫成了「Mooney」,這是一個內部玩笑,因為本片的視覺特效總監名字叫卡爾·穆尼 (Karl Mooney)。
  • 在電影《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中,當哈利一天晚上走在城堡的走廊中時,他在被石內卜發現前看到彼得·佩迪魯的名字出現在了地圖上。這是第一個說明彼得還活着的暗示。但這個場景在原著中沒有出現。
  • 當小巴提·柯羅奇暴露了以後,哈利重新拿回了劫盜地圖。他在學年結束的時候從假穆敵的辦公室里把它拿走了(羅琳忘記說了)[7]
  • 也是在電影《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中,當阿不思·鄧不利多,在辦公室里踱步的時候,他的名字被拼寫成了「Albvs Dvmbledore」。在中世紀後期的時候,字母「v」和「u」可以交替使用,其中「v」經常出現在詞頭,而「u」總是出現在詞的中間或者尾部。
  • 地圖是大衛·澤爾利斯在系列裡面最喜歡的道具[8]
  • 在PlayStation 2和Xbox版的遊戲《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中,跩哥·馬份用魔葯變成了榮恩的模樣,並以此捉弄哈利,同時嘗試找到天狼星·布萊克。儘管地圖從不說謊,但是地圖還是把跩哥標成了榮恩。
  • 《哈利波特》電影中,劫盜地圖是米娜利瑪公司用紙張和墨水手繪的[9]
  • 在Scholastic出版社的官方網站的詞彙表中錯誤地寫哈利和榮恩全是使用劫盜地圖到的活米村。

出處

MaryGrandPré-ChapterArt B3C10 Grayscale

瑪麗·格朗普雷繪製的劫盜地圖

注釋與參考文獻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