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Mary Lou Barebone
玛丽·卢·巴瑞波恩
外貌信息
物种
性别
Cquote1
请听我的箴言,留心我的警告,有胆尽管嘲笑:巫师就在我们中间!
Cquote2
——玛丽·卢相信巫师存在[src]

玛丽·卢·巴瑞波恩 (Mary Lou Barebone)[4](逝于1926年12月7日)是一个生活在20世纪美国麻鸡[1]。她是巴瑞波恩家族的成员,也是17世纪末其中一个逃脱了制裁、成功融入麻鸡社会的肃清者后裔。

玛丽·卢坚信魔法的存在,同时也对其深恶痛绝。她领导着被称为“第二塞勒姆”的极端团体新塞勒姆慈善协会,致力于曝光和消灭美国的魔法社会[1][3][5]。她有三个养子女[4]卡斯提蒂莫迪丝蒂克莱登斯[4][6]

1926年12月7日,玛丽·卢被克莱登斯的默默然杀死。她狠狠地撞在第二塞勒姆教堂的一根木梁上,然后又摔在教堂主厅的地板上,脸上带着明显的伤痕。

传记

早年生活

Cquote1
蒂娜·戈德斯坦:那男孩叫克莱登斯。他母亲总打他。他母亲收养了很多孩子,都会挨打。但她好像最讨厌他。
纽特·斯卡曼德:他母亲就是你施咒攻击的麻鸡?
Cquote2
——蒂娜向纽特讲述自己被降职的原因、[src]
Barebone family

玛丽·卢和她的三个养子女。

玛丽·卢·巴瑞波恩出生在巴瑞波恩家族。这个家族是17世纪末其中一个逃脱了制裁、成功融入麻鸡社会的肃清者后裔。他们坚信魔法存在,同时却又对它深恶痛绝。

在某个时候,玛丽·卢成为了新塞勒姆慈善协会的领导者,并且收养了三个孩子。

1926年12月之前的某个时候,时任傲罗的蒂娜·戈德斯坦见到玛丽·卢在举行集会时虐待养子克莱登斯·巴瑞波恩,而对她使用了魔法。这也导致她被降职处分[7]

1926年12月

Cquote1
有某种东西,潜藏在我们的城市里,伺机破坏,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Cquote2
——玛丽·卢谈到纽约发生的奇怪事件[src]
MaryLouRally

玛丽·卢在新塞勒姆慈善协会集会上面向公众演讲。

1926年12月6日,玛丽·卢和她的养子女在斯蒂恩国家银行的台阶上举行了一场新塞勒姆慈善协会的集会。在集会上,玛丽·卢显示夸赞了纽约这个城市,紧接着警告众人注意在城市中肆虐、并造成严重破坏的一股神秘力量。她恳请听众加入第二塞勒姆,共同对抗藏匿在人群之中的巫师。紧接着,玛丽·卢注意到了人群中的纽特·斯卡曼德,但并没有意识到他就是个巫师。她问纽特是否在找寻真相,但纽特借机离开、走进了银行[8]

后来,兰登·肖带着玛丽·卢一行人去找他的父亲老亨利·肖。玛丽·卢希望借此得到他们的支持,同时也能借助他们家族的报业集团和肖参议院的影响宣传自己的主张。但是在小亨利·肖克莱登斯说成是怪物之后,面谈很快不欢而散。由于知道肖家族不会支持第二塞勒姆,玛丽·卢礼貌地与他们道了别[9]

死亡

Cquote1
她移动时,一股强大的力量轰然击中她,某种野兽般的、尖叫的黑色物质将她吞噬。她的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那股力量击得她后退撞在一根木梁上,翻过了栏杆。玛丽·卢砰地摔在教堂主厅的地板上,已无生息,脸上带有在肖参议员脸上见过的那种伤痕。
Cquote2
——玛丽·卢被克莱登斯的默默然杀死[src]
Death of Mary Lou

玛丽·卢的尸体。

第二天,玛丽·卢的儿子克莱登斯在莫迪丝蒂的床下发现了一根真假难辨的魔杖。就在莫迪丝蒂跟他争辩这只是一个玩具的时候,玛丽·卢走了过来。她震惊地看到自己儿子的手中正拿着一根魔杖。玛丽·卢以为魔杖是克莱登斯的,于是让他解下皮带接受惩罚。同时,她也将魔杖掰成了两半。莫迪丝蒂表示魔杖是自己的,玛丽·卢显得有些吃惊。这时,皮带突然被一股力量从玛丽·卢的手中抽走,在她手上留下了一条伤痕。在她走过去捡皮带的时候,皮带再一次嗖地蹿远。玛丽·卢慢慢转回来面对两个孩子,但遭到了克莱登斯的默默然的袭击。她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着向后撞在一根木梁上,翻过了栏杆摔在教堂主厅的地板上,已无生息,脸上还带着令人生畏的伤痕[10]

外貌描写

玛丽·卢·巴瑞波恩是一个英气的中西部女性,穿着20世纪20年代的清教徒服装,充满热情和感召力[8]

个性和特征

玛丽·卢·巴瑞波恩是一个反对魔法社会的偏执狂,也在养育子女时向他们灌输憎恶巫术的思想。她近乎疯狂地排斥巫师群体,同时也会在精神和身体上虐待她的养子女。由于认为克莱登斯可能具有巫师血统,她对他的虐待是最为厉害的。同时,玛丽·卢也制定了严苛的纪律,一旦子女违反,就会招致虐待[4]

尽管如此,玛丽·卢对外也懂得如何宣传自己的组织,同时懂得如何以有好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例如,即便肖参议院对她的态度十分恶劣,玛丽·卢仍旧表现出了礼貌的一面。

幕后

出处

注释与参考文献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