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f-Promo UpperBody ChoChangInRobeWithOwl.jpg
秋·张
履历信息
婚姻状况
已婚
头衔
签名
Cho Chang sig.PNG
外貌信息
物种
性别
头发颜色
黑色[2]
家庭信息
家庭成员
魔法特征信息
守护神
Cquote1.png
显而易见,她心里很悲伤,因为塞德里克的死。同时我想她有些困惑,因为她以前喜欢塞德里克,现在又喜欢哈利,她搞不清到底最喜欢谁。同时她还感到内疚,觉得和哈利接吻是对塞德里克的亵渎。她还担心,要是她跟哈利好的话,别人会怎么说。而且,她可能还搞不清对哈利的感情,因为塞德里克死时哈利在场。所以这一切非常矛盾和痛苦。
Cquote2.png
——秋·张在塞德里克死后内心的矛盾和困惑[src]

秋·张(Cho Chang)是一个女巫。她于1990年1997年间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读书,并被分入拉文克劳学院。她在学校时成为了一个很受欢迎的学生,还是拉文克劳魁地奇球队找球手[4]。秋·张在五年级时开始与塞德里克·迪戈里约会,那时塞德里克是三强争霸赛的勇士之一[5]。然而在1995年6月,塞德里克成为了第二次巫师战争中最开始的几个受害者之一:在等待复活的伏地魔的命令下,被小矮星彼得杀死[6]。塞德里克的死让秋·张非常难过,这也让她下定决心反抗黑魔头[1]

六年级时,她违背父母意志加入了由哈利·波特领导的邓布利多军[1]。也在同一年,她和哈利谈起了恋爱[7]。然而,秋·张的好友玛丽埃塔·艾克莫背叛了邓布利多军,哈利和秋·张的恋情也就此结束[8]。雖然这段恋情无疾而终,但是秋·张仍然忠于学校、忠于邓布利多军。霍格沃茨大战爆发前,秋·张返回了学校,并参加了战斗[9]

秋·张在第二次巫师战争当中活了下来,并与一个麻瓜结婚[10]

传记

早年生活

秋·张出生于巫师家庭,是张氏夫妇的女儿。六岁时,她成为魁地奇爱好者,并开始支持塔特希尔龙卷风队[11]

在霍格沃茨求学

低年级

1990年,年满11岁的秋·张进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拉文克劳学院学习。她参加了自己学院的魁地奇代表队,并成为一个找球手[4]。她在学校还与同为拉文克劳学院的学生玛丽埃塔·艾克莫成为好朋友[12]

四年级

Cquote1.png
他们的找球手秋·张是队里唯一的女生,她比哈利大约矮一个头。
Cquote2.png
——哈利·波特第一次见到秋[src]

在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的魁地奇比赛中,四年级的秋·张第一次见到三年级的格兰芬多队找球手哈利·波特。在这场比赛之前,秋·张曾受了一次较严重的伤,但她还是在赛前彻底痊愈了。哈利注意到她漂亮得惊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肚子“异样地抽动了一下”。哈利也给秋留下了很好的印象[4]

在比赛中,秋一直紧紧地跟在哈利身后,并没有亲自去寻找金色飞贼。哈利很快就发现了她的策略,于是开始俯冲,假装自己发现了飞贼。秋·张真的追了上去。等哈利突然停止俯冲的时候,秋没法和他一样急刹住,一个劲地往下落。哈利这时已经开始飞速上升,他再次看到了飞贼。就在哈利即将抓住飞贼的时候,秋注意到赛场上出现了三个摄魂怪。哈利听到了秋的喊声分了神,但没有停下来思考。他朝着摄魂怪发射了守护神咒,并成功抓住了飞贼。事实上,这三个“摄魂怪”是德拉科·马尔福文森特·克拉布格雷戈里·高尔马库斯·弗林特假扮的[4]

在后面格兰芬多对阵斯莱特林的比赛前,她曾亲自祝哈利好运。当时哈利的脸红了。最终,格兰芬多队赢得了这个学年的魁地奇杯[13]

五年级

Cquote1.png
哈利·波特:你——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参加舞会?
秋·张:噢!唉,哈利,我真的很抱歉,我已经说好要跟另外一个人去了。
Cquote2.png
——哈利邀请秋·张参加圣诞舞会[src]

1994年8月25日,秋·张观看了1994年魁地奇世界杯赛的决赛,陪着她的可能还有她的家人。秋朝哈利挥手微笑,哈利也赶忙朝她挥手问好[14]。自从在上一年的比赛中第一次见到秋·张开始,哈利就对这个漂亮的女孩产生了好感。他觉得秋非常漂亮,也是很出色的找球手[15]。秋·张对哈利一直很友善,但这并不是在回应哈利对她的好感。

尽管如此,当全校的大多数学生都怀疑哈利通过作弊参加三强争霸赛的时候,秋还是拒绝和朋友们一起佩戴支持塞德里克的徽章。这也让哈利的心情愉快了一点点[16]。在错过很多次机会后,哈利终于鼓起勇气邀请秋·张与自己一起参加圣诞舞会,但秋·张当时已经接受了塞德里克的邀请,她觉得十分抱歉[15]。尽管如此,舞会上的哈利仍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秋的身上。在那之后,秋·张开始和塞德里克约会[5]。在三强争霸赛的第二个项目中,秋作为塞德里克“最心爱的宝贝”,成为比赛中需要他解救的人质。塞德里克使用泡头咒成功将她从霍格沃茨的大湖中救出[17]

同年六月,塞德里克在伏地魔的命令下被小矮星彼得杀害[6]。秋·张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悲痛欲绝,她在塞德里克的追悼会上无声地哭泣[18]

六年级

Cquote1.png
哈利·波特:哎呀,现在不谈塞德里克好吗……我们聊点别的……
秋·张:我以为,我以为你会—会懂!我需要谈这个!你当然也—也需—需要!你亲眼看到的,是—是不是?
Cquote2.png
——秋希望哈利和自己讲述塞德里克遇害的经过[src]

哈利和秋在帕笛芙茶馆约会。

塞德里克的遇害让秋·张相信哈利所说的话,认为伏地魔真的复活了。她相信哈利不是魔法部和《预言家日报》中所说的骗子和疯子。她几次寻找哈利,希望能和他聊一聊。秋·张一方面想了解塞德里克的死,一方面也渐渐对哈利有了好感。但对哈利来说,这几次见面并不是很顺利。在前往霍格沃茨的火车上,秋·张曾到哈利所在的包厢去看他,却看到哈利的身上溅满了米布米宝的臭汁[2]。而哈利第二次遇到秋的时候,罗恩·韦斯莱先与她聊起了魁地奇球队,在罗恩看来,秋很可能是在俱乐部联合会杯结束后才开始支持塔特希尔龙卷风队的,但秋只是冷冷地说自己从六岁起就开始支持他们,然后便走开了[11]。第三次,秋·张在猫头鹰棚屋给母亲寄信和生日礼物时遇见了哈利。但是阿格斯·费尔奇紧接着闯了进来,怀疑哈利在偷偷订购粪蛋。秋·张帮哈利解了围,费尔奇没有在哈利身上发现任何证据。这一次,哈利终于和秋有了一次完整的对话,而且场面也不算尴尬[19]

在赫敏·格兰杰提出组建邓布利多军之后,秋·张也违背父母的意志加入了进来。秋的父母不让她和多洛雷斯·乌姆里奇作对,但在塞德里克死后,秋已经自己下定了抵抗伏地魔的决心。她还带来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玛丽埃塔·艾克莫,她其实并不是很情愿,因为她的父母也不许她做触犯乌姆里奇的事情[1]

作为邓布利多军的一员,秋·张的状态一直有所起伏。起初,每当哈利出现在她附近时,她都会感到紧张,没法正确施咒[1]。这说明秋渐渐喜欢上了哈利。但她后来也成功变出了天鹅形态的实体守护神[3]。但是,秋·张也会回想起塞德里克,觉得如果他学会了这些东西,或许就不会遇害。她觉得哈利是个好老师,因为她以前从来没击昏过什么东西[7]

圣诞节前的D.A.集会后,秋和哈利在槲寄生下接了吻。但她的内心仍然十分困惑、矛盾和痛苦,于是在接吻时一直在哭泣,最后甚至还趴在哈利的肩上哭得“不可收拾”。对于哈利来说,这次接吻的体验并不是很好。在哈利的想象中,秋在他们两人相处的画面里总是快乐的,但现实中的秋却一直在哭泣[7]。尽管如此,哈利还是和秋约定好在情人节那天去霍格莫德村约会。秋带着哈利去了帕笛芙茶馆,因为她在去年曾和塞德里克来过这里。哈利对茶馆的里装潢感到不是很舒服,因为这里让他联想起了乌姆里奇的办公室[20]

秋依旧没能从塞德里克的死中恢复过来,依旧为此感到悲伤,甚至时常会为此哭泣。她同时也对哈利和赫敏之间的关系感到嫉妒,而哈利在面对女孩时缺乏经验也让这次约会的体验更加糟糕。于是当哈利提起自己稍后要与赫敏见面的时候,秋·张开始嫉妒起来。她开始向哈利提起坐在邻桌的罗杰·戴维斯曾约过自己,希望哈利能对自己更加在意,但哈利并没有理解她的意思。终于,在哈利拒绝与她讨论塞德里克的死之后,秋·张再次当着哈利的面留下眼泪。接着,她便独自冲出了茶馆[20]

不久之后,《唱唱反调》上刊登了对哈利·波特的采访。秋看了之后深受感动,又为此流下了眼泪。第二天,秋找到哈利,向他道了歉,两人言归于好。秋飞快地亲了哈利一下,然后就跑开了[21]。在复活节前的最后一次D.A.集会前,秋·张的朋友玛丽埃塔·艾克莫把集会的消息出卖给了乌姆里奇。由于赫敏在成员名单上施了毒咒,玛丽埃塔的脸上出现了一连串的紫色脓包,组成“告密生”这个词[3]。秋·张没想到自己的朋友会去告密,但也觉得赫敏的“鬼把戏太可恶”。在发现秋·张一直在为玛丽埃塔说话后,他们的恋情也终于走到了尽头[8]。在此之后,即便秋在学校里遇见哈利,也不会再走上去和哈利说话,甚至会假装看不见他[22]。在这个学年里,秋·张依然在学院的魁地奇队中担任找球手,但由于塞德里克的死给她带来了太大的打击,她的发挥一直不好。在对阵格兰芬多队的比赛中,金妮在秋的鼻子底下抓到了飞贼,这让她的心情更加糟糕,甚至在回到地面后把扫帚扔到了一边[23]。赛后,刚刚被金妮·韦斯莱甩掉的迈克尔·科纳跑来安慰秋,两人渐渐产生了好感。到学期末的时候,秋已经开始和迈克尔约会。当她在返回伦敦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经过哈利所在的包厢时,两人对视了片刻,秋的脸微微红了一点,但什么话都没有说,就继续往前走去[24]

七年级

Cquote1.png
罗恩·韦斯莱:迈克尔——可是——你不是跟他好的吗?
金妮·韦斯莱:现在不好了,他不愿意格兰芬多在魁地奇球赛上打败拉文克劳,整天哭丧着个脸,我就把他给甩了,结果他就跑去安慰秋·张了。
Cquote2.png
——哈利、罗恩和金妮提到秋开始和迈克尔·科纳约会[src]

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秋再次见到了哈利。她一见哈利过来,便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包厢,在里面“煞有介事地”和好朋友玛丽埃塔聊得起劲。哈利注意到,火车上似乎只有她没有一直盯着不久前成为“救世之星”的自己看[25]

在接下来的学年里,秋和哈利几乎没有任何交流。按照哈利的说法,他们只是“分开了”,如今尴尬得“看都不敢看对方一眼”[26][27]

秋没有参加学期末爆发的天文塔大战。她没有一直把D.A.的硬币带在身边,也因此没有收到参加战斗的消息。学年结束时,秋可能参加了邓布利多的葬礼。

毕业之后

霍格沃茨大战

Cquote1.png
秋·张:如果你想看看冠冕是什么样子的,我可以带你上我们的公共休息室去指给你看,好吗,哈利?拉文克劳的塑像上戴着它呢。
金妮·韦斯莱 :不用,卢娜会带哈利去的,对吗,卢娜?
Cquote2.png
——秋·张在霍格沃茨大战爆发之前提出要帮助哈利[src]

1998年5月1日,秋从D.A.硬币上受到了邓布利多军发出的消息,赶到霍格沃茨的有求必应屋与其他人团聚,准备参加保卫霍格沃茨的战斗。在哈利提出希望寻找|拉文克劳的冠冕后,秋主动提出带他去拉文克劳学院的公共休息室,让他看一下冠冕的样子。但金妮·韦斯莱回绝了她的提议,改让卢娜·洛夫古德陪哈利一起去。秋显得很失望[9]。秋参加了随后爆发的霍格沃茨大战,并在战斗中幸存了下来。

婚姻

第二次巫师战争结束后,秋·张嫁给了一个麻瓜[10]

外貌描写

秋·张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大约比哈利·波特矮一头。她长着长长的、瀑布般的黑发[12],鼻子上长着雀斑[7]。在与哈利约会的时候,她曾把头发扎成马尾辫,在哈利看来非常美丽[20]。也因为秋·张的美貌,她在霍格沃茨上学时曾引起了许多男生的注意力,包括塞德里克·迪戈里罗杰·戴维斯迈克尔·科纳以及哈利·波特

个性和特征

Cquote1.png
罗恩·韦斯莱:出来了也好,伙计,我是说,她长得不错,如此等等,但是你需要一个更快乐一点的人。
哈利·波特:她大概跟别人在一起就快乐了。
Cquote2.png
——罗恩向哈利提起秋[src]

总的来说,秋·张是个很容易相处的女孩,她待人礼貌、笑容甜美、举止彬彬有礼,很受同学们的欢迎。她在学校交了许多朋友,还因为美貌吸引到许多男同学的注意力。

秋·张应该非常聪明,也因此被分入拉文克劳学院。在邓布利多军的集会上,她能够掌握哈利教给她的所有防御魔法,其中也包括难度很大的守护神咒[3]。不过,秋也承认自己在哈利教她昏迷咒之前,从来没有击昏过什么东西[7]。她是个魁地奇球迷,从六岁起就开始支持塔特希尔龙卷风队[11]。进入霍格沃茨学习之后,她加入了学院的魁地奇队,成为了一个非常出色的找球手[14]。秋·张也非常忠诚、勇敢。她多年来一直支持龙卷风队,也无视魔法部的宣传,坚决支持哈利·波特与邓布利多军,希望以此为自己的前男友塞德里克报仇[1]。她也在毕业后返回学校参加霍格沃茨大战[9]

在大多数时间里,秋的身边都围着许多朋友[15]。但在塞德里克死后,她有一段时间意志消沉,变得有些独来独往,经常一个人出现在走廊里[11]。此外,秋对于朋友的忠诚似乎也会成为一个她的缺点。她曾坚持拉着好友玛丽埃塔·艾克莫一起加入邓布利多军,尽管玛丽埃塔对此毫无兴趣。后来,玛丽埃塔把邓布利多军出卖给了乌姆里奇和魔法部[3]。但尽管如此,秋还是坚定站在朋友一边,一直为她辩护,告诉哈利“她这个人其实挺可爱的”,“不过是犯了个错误”[8]。毕业后,秋·张曾回到霍格沃茨参加战斗。她曾表示愿意带哈利前往拉文克劳塔楼,但被金妮拒绝[9]

在哈利·波特和罗恩·韦斯莱看来,秋·张非常情绪化,但赫敏也曾向两人解释,这是因为她一直没有从塞德里克遇害的阴影中走出来,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内心都非常矛盾和痛苦。也因为这一点,她在六年级时有一半时间都在哭,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7]。当她与哈利约会时,她一直希望了解塞德里克遇害的细节,还会对哈利和赫敏之间的关系感到嫉妒[20]。而从赫敏的角度来说,她并没有责怪秋的做法,而是能够理解她内心的悲伤。她曾告诉哈利,塞德里克的死已经对秋的生活产生了显著影响,甚至在魁地奇比赛中也没法发挥出正常水平[7]

秋曾经表示罗杰·戴维斯曾约过自己[20]。而在拉文克劳学院输掉1995年的魁地奇比赛后,她开始和迈克尔·科纳约会[24]。后来,她嫁给了一个麻瓜[10]

魔法能力与技能

Cquote1.png
她上四年级,打得很好……
Cquote2.png
——奥利弗·伍德评价秋·张的飞行能力[src]
  • 飞行:秋·张的飞行能力非常出色,在校期间曾在拉文克劳魁地奇球队中担任找球手[4]。但是,由于塞德里克的死对她造成了沉重打击,她在比赛中的表现也受到了很大影响。她甚至在1995年担心自己被球队开除[7]
  • 魔咒:秋·张能够熟练使用魔咒。她曾在1996年成功掌握守护神咒,能够召唤出具有实体的守护神。她的守护神是一只天鹅[3]
  • 黑魔法防御术:秋·张曾参加邓布利多军,熟练掌握了许多进攻和防御魔法。她曾参加1998年的霍格沃茨大战,并在战斗中幸存下来[9][10]

财产

关系

家庭

秋·张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尚不得而知,但她曾在1995年表示自己的父母不希望她和多洛雷斯·乌姆里奇作对[1]。尽管秋后来违背父母的意愿加入了邓布利多军,但她还是在母亲生日时给她寄了一封信外加一个包裹[19]。秋·张从学校毕业后,她与父母的关系不得而知。

罗杰·戴维斯 

罗杰·戴维斯在校期间曾担任拉文克劳魁地奇球队的队长,既是秋·张的同学,也是球队中的队友。塞德里克遇害后,罗杰·戴维斯曾在1996年1月底邀请秋和自己约会,但当时的秋已经对哈利产生了好感,于是拒绝了。在这之后,罗杰开始和一个漂亮的金发姑娘约会,并和她在情人节前往帕笛芙茶馆。秋·张与哈利也在茶馆约会,秋向哈利提起罗杰曾约过自己,希望以此试探哈利有多喜欢自己,但哈利没有理解她的想法,反而觉得非常困惑[20][21]

塞德里克·迪戈里

塞德里克·迪戈里。

五年级时,比秋·张高一年级的赫奇帕奇学生塞德里克·迪戈里圣诞舞会前邀请她成为自己的舞伴[15]。舞会结束后,两人开始约会[5]。在三强争霸赛的第二个项目中,秋成了塞德里克需要在一个小时内解救的人质,因为那时的她已经成为塞德里克“最心爱的宝贝”[17] 。在那之后,秋和塞德里克曾到帕笛芙茶馆约会[20]。1995年6月,塞德里克在三强争霸赛第三个项目后遇害,秋对此悲痛欲绝,很久没有从痛苦中走出来。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她过得非常艰难。除了想念塞德里克之外,她还需要忍受与哈利在一起之后的各种流言蜚语。哈利是塞德里克遇害的唯一见证者,在那段时间里被大多数人看作是谎称伏地魔复活的骗子或疯子。秋内心的悲伤和矛盾让她几乎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哭泣,在魁地奇比赛中的状态受到到了影响[7]。秋曾希望哈利向自己讲述塞德里克遇害的经过,但哈利并不愿意提起[20]

尽管如此,秋还是慢慢从痛苦中走了出来,开始和其他人约会[24],并最终在第二次巫师战争后嫁给一个麻瓜[10]

哈利·波特

Cquote1.png
罗恩·韦斯莱 :你从来没有甩过人,是不是?你和秋只是——
哈利·波特:分开了。
Cquote2.png
——哈利·波特在与秋·张分手后和罗恩的谈话[src]

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从第一次见到秋·张时就被她的外表所吸引[4]。他慢慢地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并在四年级时邀请她和自己一起参加圣诞舞会。但当时的秋已经接受了塞德里克的邀请,哈利没有成功[15]。尽管如此,秋对待哈利的态度依然十分友好,没有在三强争霸赛期间像朋友们那样佩戴写着“支持塞德里克·迪戈里”/“波特臭大粪”的徽章[16]

塞德里克遇害后,六年级的秋开始回应哈利的感情。但她也会因此感到内疚,觉得这么做是对塞德里克的亵渎[7]。因为塞德里克的死,她坚信哈利所说的话是真的,认为伏地魔已经恢复法力。她加入了邓布利多军,努力练习防御和攻击魔法。每当哈利出现在她身边时,她都会表现得十分紧张,哈利也注意到了这一点[1]。圣诞节前,两人在槲寄生下第一次接吻。当时的秋正在哭泣,哈利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她,于是体验并不是很好[7]

哈利和秋在槲寄生下接吻。

1996年情人节,哈利和秋来到霍格莫德村约会。秋依然会对塞德里克的死感到悲伤,还希望哈利能在约会时和她讲一讲塞德里克遇害的经过。哈利并不愿意再提起这段经历,他也对秋的反应感到十分困惑。在哈利提起自己一会要去见赫敏·格兰杰后,秋开始嫉妒起哈利和赫敏之间的关系。秋·张觉得哈利什么话都愿意和赫敏谈,而不愿意和自己讲,认为哈利并非像他自身說得那么在乎自己。她转而向哈利提起罗杰·戴维斯曾约过自己,但自己拒绝了。对恋爱没有什么经验的哈利压根没看出秋·张的真实想法,不仅对此感到非常困惑,甚至不理解她为什么要突然说起这个。最后秋·张终于哭着跑出了帕笛芙茶馆,把哈利一个人留在了那里。哈利对秋·张有些恼火,不理解她为什么“总要扯出一个让她变成自来水管的话题”[20]。一段时间之后,秋在《唱唱反调》上读到了丽塔·斯基特采访哈利的文章,不仅到他耳边致歉还说他的作为很勇敢,两人之间的关系也缓和了下来[21]。但在玛丽埃塔·艾克莫将邓布利多军出卖之后,秋一直在为她说好话,这让哈利非常不满。争论中,秋再次嫉妒起哈利和赫敏之间的关系,气冲冲地走开了[8]。两人在那之后便“分开了”[27]

后来,当秋再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看到哈利的时候,都避开了哈利的目光。哈利也发现自己不再对秋有感觉,如今已经不想再与她有任何关联。对哈利来说,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死对他造成的打击比分手要大得多[24][25]

但到了1998年霍格沃茨大战爆发前,秋·张曾主动提出带哈利去拉文克劳塔楼,这也是两人分手后第一次面对面交谈。但金妮·韦斯莱拒绝了她的提议,让卢娜带着哈利去。秋·张显得很失望。这表明此时的秋·张可能已经再次希望能有和哈利独处的时间[9]

在与秋分手后,哈利喜欢上了金妮,在他看来,金妮很少哭就是她许多了不起的地方之一[28]。在哈利的想象中,与自己相处时的秋总是快乐的,而不是趴在他肩上哭得不可收拾[7]。到最后,哈利已经开始觉得秋的难过和哭泣是他必须要去“应付”的事情[8]

迈克尔·科纳

六年级即将结束的时候,已经和哈利分手的秋·张开始和比自己低一年级的拉文克劳学生迈克尔·科纳约会。在此之前不久,迈克尔正因为自己的球队输掉格兰芬多队的比赛而闷闷不乐,所以被女友金妮·韦斯莱甩掉。按照金妮的说法,迈克尔很快就去安慰队友秋·张。在那之后,两人便走到了一起[24]。秋从霍格沃茨毕业后,两人可能仍在约会,因为当她来到有求必应屋准备参加战斗的时候,她仍选择坐在迈克尔·科纳身边[9]。但最终,秋·张嫁给了一个麻瓜[10]

玛丽埃塔·艾克莫

Cquote1.png
她这个人其实挺可爱的,她不过是犯了个错误——
Cquote2.png
——秋·张为玛丽埃塔说好话[src]

玛丽埃塔·艾克莫是秋·张在学校的同学,也是很要好的朋友。六年级时,玛丽埃塔在秋的请求下加入了邓布利多军,但她其实并不想与多洛雷斯·乌姆里奇作对,因为她的母亲就在魔法部工作[1]。尽管玛丽埃塔对邓布利多军的集会毫无兴趣,最后甚至选择向乌姆里奇告发,但秋一直坚定地和她站在一起,认为她犯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错误。在秋·张看来,赫敏在不告知其他的人的情况下给名单施毒咒,让玛丽埃塔脸上浮现出永远抹不掉的疤痕,才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她对玛丽埃塔的支持也最终导致她和哈利的关系正式告一段落[3][8]

其他的朋友

秋·张在学校一直是个很受欢迎的学生。她在学院里结识了许多朋友,玛丽埃塔就是其中之一,她们总是呆在一起有说有笑,就连上厕所的时候,她的身边也会跟着四五个女生[15]。但在塞德里克遇害之后,她便不再和朋友们呆在一起,经常单独行动。在1995年至1996学年的开学宴会上,哈利还曾看到秋兴高采烈地跟朋友们聊天,但在那之后,她便总是独自一人,或者和玛丽埃塔在一起[29][11]

邓布利多军

邓布利多军成员。

从1995年起,秋·张成为了邓布利多军的一员[1]。她与大多数成员的关系尚不得而知,但很可能都相处融洽。

秋·张不是很喜欢罗恩·韦斯莱赫敏·格兰杰。她不相信哈利和赫敏只是普通朋友,总是怀疑哈利对她也有感情。这也是秋和哈利最终分手的原因之一[20][8]。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赫敏在背后一直给哈利提各种建议,帮助他理解秋的想法,告诉他如何维护两人的恋情[7][21]。而罗恩则对哈利和秋之间的关系后知后觉。他曾在秋找哈利的时候指责她之所以支持塔特希尔龙卷风队,是因为这支球队刚刚赢得了俱乐部联合会杯,丝毫没有看出秋当时想找哈利单独聊一聊[11]。这也让秋·张对罗恩的印象很不好[19]。此外,秋·张发现哈利愿意和罗恩、赫敏讲述塞德里克遇害的过程,却不愿意和自己提起,这也进一步加剧了秋对两人的嫉妒[20]

金妮·韦斯莱对秋·张的态度似乎较为中立。哈利和秋·张分手后,金妮曾建议他去找秋谈谈,但哈利并不想这么做[30]。但当金妮和哈利在一起之后,金妮就不再让秋有和哈利独处的机会[9]

在霍格沃茨大战中,已经毕业的秋·张回到学校参加了战斗,和许多曾经的邓布利多军成员一起并肩作战,大多数人都在战斗中存活了下来[9]

幕后

  • 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秋·张这个角色由英国女演员梁佩诗饰演。电影中的秋·张被塑造成一个苏格兰人,但这一点在原著中并未提及。
  • 有超过3000个女孩参加了秋·张角色的试镜。
  • 在电影《凤凰社》中,玛丽埃塔·艾克莫这一角色被省略。因此电影中的秋·张在吐真剂的作用下向乌姆里奇透露了邓布利多军集会地点。在电影中,这也成了她和哈利分手的原因。哈利、罗恩和赫敏在影片接近结尾的时候才从斯内普教授的口中得知乌姆里奇让秋·张喝了吐真剂。
  • 在电影中,秋·张与哈利在同一个年级。电影《“混血王子”》中也对罗米达·万尼凯蒂·贝尔做了类似的改动。这也可以解释电影《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中,她为何在一开始就出现在有求必应屋中。在原著中,秋·张比哈利大一年级,已经在小说《“混血王子”》的结尾从学校毕业。
  • 在电影《凤凰社》中,秋·张的母亲在魔法部工作,而原著中是玛丽埃塔的母亲在魔法部工作。出现这种改动主要是因为玛丽埃塔这个角色被删除。
  • 在电影《“混血王子”》中,秋出现在了几个场景中,但没有任何台词。
  • 在小说中,秋·张一共与格兰芬多魁地奇队进行过三场比赛,并且最终都是格兰芬多队胜出。其中金妮·韦斯莱曾两次在比赛中战胜她。
  • 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和小说中,秋·张是哈利的初恋也是第一任女友,哈利也把初吻给了她。
  • 金妮的第一任男友迈克尔·科纳后来开始和哈利的第一任女友秋·张约会,而哈利后来则和金妮走到了一起。
  • 在曾饰演拉文德·布朗的演员杰西·卡弗创办PinDippy网站后,梁佩诗曾在网站的视频中再次饰演秋·张。
  • 在电影《死亡圣器(下)》中,秋成为受斯内普和卡罗兄妹迫害而躲进有求必应屋的众多学生之一。在看到哈利返回学校时,她也成为了欢迎的一员。当潘西·帕金森在礼堂中说要把哈利交给伏地魔的时候,秋·张和很多人一起都站出来保护哈利(紧接在金妮之后)。战斗结束后,哈利在礼堂中再次见到了她,两人相视一笑。
  • 虽然作品中金妮和秋·张互为水火不容的情敵,不过现实中邦妮·赖特和梁佩诗是关系非常融洽的好友。
    • 有趣的是中文版电影配音阵容中兩角其实由同一人担任。其中繁体中文版中薛晴出任所有集数;简体中文版中金妮配音员詹佳仅出任《火焰杯》,《凤凰社》中则转而兼任卢娜·洛夫古德配音,改由洪海天出任角色。

出处

注释与参考文献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18章:邓布利多军。
  2. 2.0 2.1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10章:卢娜·洛夫古德。
  3. 3.0 3.1 3.2 3.3 3.4 3.5 3.6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7章:马人和告密生。
  4. 4.0 4.1 4.2 4.3 4.4 4.5 4.6 参见《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第13章: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
  5. 5.0 5.1 5.2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23章:圣诞舞会。
  6. 6.0 6.1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32章:血,肉和骨头。
  7.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1章:蛇眼。
  8. 8.0 8.1 8.2 8.3 8.4 8.5 8.6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8章:斯内普最痛苦的记忆。
  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29章:失踪的冠冕。
  10.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新奥尔良的学生对罗琳表示热烈欢迎. Accio Quote! (时代花絮). 2007年10月18日 (英语). 
  11.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12章:乌姆里奇教授。
  12. 12.0 12.1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16章:在猪头酒吧。
  13. 参见《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第15章:魁地奇决赛。
  14. 14.0 14.1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7章:巴格曼和克劳奇。
  15.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22章:意外的挑战。
  16. 16.0 16.1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19章:匈牙利树蜂。
  17. 17.0 17.1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26章:第二个项目。
  18. 参见《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37章:开始。
  19. 19.0 19.1 19.2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14章:珀西和大脚板。
  20.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5章:无奈的甲虫。
  21. 21.0 21.1 21.2 21.3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6章:梦境内外。
  22.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30章:格洛普。
  23.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31章:O.W.L.考试。
  24. 24.0 24.1 24.2 24.3 24.4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38章:第二场战争开始了。
  25. 25.0 25.1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7章:鼻涕虫俱乐部。
  26.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14章:福灵剂。
  27. 27.0 27.1 参见《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21章:神秘的房间。
  28. 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7章:阿不思·邓布利多的遗嘱。
  29.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11章:分院帽的新歌。
  30. 参见《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29章:就业指导。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