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Cquote1
​[人群是]魁地奇里我唯一不喜欢的事物。
Cquote2
——罗伊斯顿·埃德温德在1971年说道[src]

罗伊斯顿·埃德温德 (Royston Idlewind)是一个男巫。20世纪60年代时,他曾是澳大利亚队的明星追球手1971年,他被任命为国际巫师联合会魁地奇委员会国际主管,并在之后通过了一系列限制人流的严厉法规,其中最差劲的一项就是禁止所有除ICWQC官员之外的人将魔杖带进球场。结果在1974年魁地奇世界杯决赛上,他推行的魔杖禁令遭到了球场大批球迷的嘲弄,这致使他在赛后直接辞职[1]

传记

魁地奇职业生涯

罗伊斯顿·埃德温德出生于澳大利亚20世纪60年代是,他成为了澳大利亚的明星追球手——这让个头衔让他遭受了不少次恶咒的袭击,他也因此在以后的生活中开始厌恶看台上的观众[1]

1966年,罗伊斯顿随澳大利亚队参加了魁地奇世界杯,并帮助球队赢得了冠军[1]

担任ICWQC国际主管

1971年,罗伊斯顿·埃德温德被任命为国际巫师联合会魁地奇委员会国际主管。这个富有争议的任命一公布,罗伊斯顿就发出了声明,表示自己在魁地奇里最不喜欢的就是人群。这让魔法世界的人们对他非常厌恶和不信任——而当他开始通过一系列控制人群的严厉法规,甚至禁止所有除ICWQC官员之外的人将魔杖带进球场后,这种不顺眼很快就变成了彻底的敌意[1]

许多球迷说要抵制1974年魁地奇世界杯以示抗议,但空空的看台正是埃德温德所希望的,因此他们的策略并没有奏效。世界杯开始后,前来观赛的男女巫师带来的并不是魔杖,而是一种被称为伪装管的新型乐器:一根五颜六色的管子,既可以为支持的球队发出热烈的欢呼声,还可以制造出国旗颜色的烟雾。在一开始的几场比赛中,只有很少的巫师前来观赛,但那些带来伪装管的人很大程度地活跃了比赛的气氛。使用伪装管的热潮逐渐升温,而观众的数量也开始逐渐增多[1]

叙利亚队对阵马达加斯加队的决赛上,看台上挤满了观众,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自己的伪装管。当罗伊斯顿·埃德温德出现在顶层包厢中时,观众里成百上千的男女巫师一齐用伪装管发出很大的嘘声,并将它们变回原先魔杖的样子。原来,他们在赛前将自己的魔杖变成了伪装管,秘密地带进了球场。由于受到了羞辱,罗伊斯顿·埃德温德当场辞职,而魔法世界则对此欢欣鼓舞[1]

后来的生活

Cquote1
魔杖禁令看起来也不那么愚蠢了,不是吗?
Cquote2
——《预言家日报1994年8月援引罗伊斯顿·埃德温德的话[src]

自那以后,埃德温德似乎就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然而在1994年魁地奇世界杯决赛后的黑魔标记再现事件发生之后,埃德温德又重新出现,对《预言家日报》作了简短的声明。他认为,最近的事件表明,在国际魁地奇赛事期间禁止携带魔杖的做法是正确的[1]

出处

注释和参考文献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