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FBaWtFT promo Modesty Barebone
莫迪丝蒂·巴瑞波恩
履历信息
血统
外貌信息
物种
人类
性别
头发颜色
金色
眼睛颜色
蓝色
皮肤颜色
浅色
关系信息
Cquote1
我妈妈,你妈妈,要去抓女巫。
我妈妈,你妈妈,挥舞小棒子。
我妈妈,你妈妈,女巫从不哭。
我妈妈,你妈妈,女巫必须死!

女巫第一号,溺死在河里!
女巫第二号,让她上绞架!
女巫第三号,看她被烧死。
女巫第四号,鞭子抽她转。
Cquote2
——莫迪丝蒂经常唱的反巫术童谣[src]

莫迪丝蒂·巴瑞波恩 (Modesty Barebone)(生于约1918年)是生活在20世纪的一个美国麻鸡女孩。她是麻鸡反巫师团体新塞勒姆慈善协会领导者玛丽·卢·巴瑞波恩的养女。

莫迪丝蒂是玛丽·卢三个养子女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她有一个叫克莱登斯的哥哥和叫卡斯提蒂的姐姐。1926年,莫迪丝蒂正跟着养母生活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第二塞勒姆教堂

1926年12月7日晚,莫迪丝蒂目睹养母玛丽·卢被克莱登斯·巴瑞波恩释放的默默然袭击并杀死。当时玛丽·卢发现克莱登斯手里拿着在莫迪丝蒂床下发现的玩具魔杖,她以为魔杖是克莱登斯的,于是决定用皮带惩罚他。袭击事件发生之后,害怕的莫迪丝蒂跑回自己之前在布朗克斯的家藏了起来。伪装成珀西瓦尔·格雷维斯盖勒特·格林德沃以为她就是自己要寻找的默然者,让克莱登斯带着找了过来。在感觉自己被“格雷维斯”抛弃之后,克莱登斯变成默默然冲出了房子,而“格雷维斯”也追了出去。莫迪丝蒂留在了房子里,但之后的下落尚不得而知。

传记

早年生活

Cquote1
妈就是从这里领养了莫迪丝蒂。那家有十二口人。她很想念兄弟姐妹,对他们念念不忘。
Cquote2
——克莱登斯说道莫迪丝蒂的过去[src]

莫迪丝蒂于1918年前后出生在美国[1]。当时,她和父母以及九个兄弟姐妹一起生活在布朗克斯的一栋住宅楼里[2]。出于某种原因,她在后来被反巫术极端主义者玛丽·卢·巴瑞波恩收养。莫迪丝蒂一直很想念自己的兄弟姐妹,经常跟比自己年龄大的克莱登斯提到他们[2]

Safe image

莫迪丝蒂叛逆地将第二塞勒姆的传单抛向空中。

在玛丽·卢的管教之下,莫迪丝蒂在大多数时间里都一边唱着反巫师的童谣,一边玩着跳房子[3]。但她同时也学会了如何对母亲隐瞒自己叛逆的行为,因为哥哥经常会因为违反规矩而受到惩罚。当她不在养母和姐姐卡斯提蒂的视线范围内时,她就会展现出自己叛逆的一面,比如把第二塞勒姆的传单抛向空中、任其飘落[4],而卡斯提蒂之前刚刚跟他们说不许把传单扔掉[5]

1926年12月之前的某个时间,美国魔法国会傲罗蒂娜·戈德斯坦正负责监视第二塞勒姆的集会活动。在一次集会中,玛丽·卢用皮带抽打了克莱登斯。蒂娜当着一群麻鸡的面用魔法阻止了玛丽·卢的行为,救下了克莱登斯。由于当着麻鸡的面使用了魔法,导致许多人需要被消除记忆。莫迪丝蒂的记忆也被傲罗删除了,因此她对这次事件毫无印象[6]

1926年12月

Cquote1
克莱登斯·巴瑞波恩:你在哪儿找到的?
莫迪丝蒂:还给我,克莱登斯。只是一个玩具!
Cquote2
——克莱登斯发现了莫迪丝蒂的玩具魔杖[src]
MaryLouRally

莫迪丝蒂和养母玛丽·卢·巴瑞波恩在斯蒂恩国家银行门前。

1926年12月6日,玛丽·卢·巴瑞波恩在斯蒂恩国家银行门前的台阶上举行了一次第二塞勒姆集会。当时,莫迪丝蒂和克莱登斯、卡斯提蒂一起负责向公众散发传单。与此同时,玛丽·卢正面向公众,警告他们有一股某种东西正潜藏在城市里制造破坏。她告诉人们这是巫术造成的,希望他们能够加入第二塞勒姆,共同对抗巫师。

BarebonesAtShawTower

莫迪丝蒂来到肖氏报业大楼

后来,兰登·肖带着玛丽·卢和她三个收养的孩子去找他的父亲老亨利·肖。玛丽·卢希望借此得到他们的支持,同时也能借助他们家族的报业集团和肖参议院的影响宣传自己的主张。但是老肖对玛丽·卢所谓存在魔法的说辞毫无兴趣,并要求他们离开。就在走出房间的时候,克莱登斯把一张传单掉在了地上。老肖的儿子小亨利·肖捡起传单还给了克莱登斯,并嘲笑他是个怪物。莫迪丝蒂紧紧抓着哥哥的手,眼睛里也冒出了怒火[7]

Credence Modesty toy wand

克莱登斯·巴瑞波恩发现莫迪丝蒂的玩具魔杖

1926年12月7日,克莱登斯走进莫迪丝蒂的卧室,在她的床下发现了一根玩具魔杖。听到楼上动静的莫迪丝蒂走进了屋,发现克莱登斯手中的魔杖,吓得变了脸色。克莱登斯问她这是什么,莫迪丝蒂说只是个玩具。就在两人还在争论的时候,玛丽·卢也走进了房间,发现克莱登斯手里正握着魔杖。玛丽·卢认为魔杖是克莱登斯的,生气地要求他解下皮带接受惩罚。

Fantastic-beasts-modesty mary lou

莫迪丝蒂正准备告诉养母玩具魔杖属于自己。

三个人来到二楼的平台上,克莱登斯解下了皮带。玛丽·卢转向克莱登斯,把魔杖撅成了两截。就在玛丽·卢说自己不是克莱登斯的母亲时,莫迪丝蒂站到了两人之间,承认魔杖是自己的。突然,玛丽·卢手里的皮带被超自然力量抽走,落在远处的墙角,如同一条死蛇。玛丽·卢看着自己的手——在强力作用下,她的手上布满一道道血痕。玛丽·卢慢慢走过去捡皮带,但手还没有碰到,皮带就在地板上嗖地蹿远。她慢慢转回来面对两个孩子,克莱登斯终于失去控制,释放出默默然。她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着向后撞在一根木梁上,翻过了栏杆摔在教堂主厅的地板上,已无生息,脸上还带着令人生畏的伤痕。默默然也将教堂严重破坏,卡斯提蒂也在袭击事件中死了[8][9]

躲藏在童年时的家中

Cquote1
莫迪丝蒂。你没必要害怕。我跟你哥哥克莱登斯一起来的。好了,你快出来吧……
Cquote2
——盖勒特·格林德沃 assumes that 莫迪丝蒂 is the 默然者[src]
18194237 1280928352021860 260314895994110620 n

莫迪丝蒂瑟缩在墙角。

袭击事件发生后,莫迪丝蒂吓坏了。她跑回布朗克斯自己童年时的家中躲了起来。在克莱登斯的帮助下,盖勒特·格林德沃伪装的珀西瓦尔·格雷维斯找到了她,认为她就是自己正在寻找的默然者。“格雷维斯”发现了惊恐地瑟缩在墙角的莫迪丝蒂,试图用克莱登斯的名字安慰她。但一听到克莱登斯的名字,莫迪丝蒂就惊恐地发出呜咽。

就在“格雷维斯”伸出自己的手,想让莫迪丝蒂走出来的时候,房间的天花板上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缝,像蛛网一样迅速蔓延。墙壁无法控制地剧烈摇晃,灰尘纷纷飘落,房间开始在他们周围崩塌瓦解。“格雷维斯”低头看着莫迪丝蒂,莫迪丝蒂已经吓得失魂落魄,显然不是这场魔法的始作俑者。就在“格雷维斯”面前的墙一面接着一面倒塌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默然者并不是莫迪丝蒂,而是刚刚被自己无情抛弃的克莱登斯。克莱登斯很快失去了控制,转换成默默然冲出了住宅楼。“格雷维斯”也追了出去,把莫迪丝蒂忘在了脑后[10]

个性和特征

Cquote1
一个寒酸的房间。单人床,油灯,墙上挂着一幅刺绣样品:罪恶字母表。莫迪丝蒂的洋娃娃摆在一个架子上。其中一个脖子上套着小绞架,另一个被捆在火刑柱上。
Cquote2
——莫迪丝蒂的卧室[src]

莫迪丝蒂是个有些鬼鬼祟祟、内心坚强的女孩。她也能看透人们的内心,并理解他们的情感[11]

莫迪丝蒂知道养母允许自己做什么、不允许自己做什么,但是她有时也会把母亲的要求抛诸脑后。比如,她有时会在外面把传单抛向空中,尽管卡斯提蒂不许他们扔掉传单。莫迪丝蒂知道克莱登斯经常因为违反规矩而收到惩罚,因此她会确保自己的叛逆行为不被母亲发现。

莫迪丝蒂在公众场合显得彬彬有礼。即便有人嘲讽她的家人,她仍旧保持克制,只能从眼中看到怒火。她与哥哥克莱登斯显得更为亲密,她会跟他分享自己兄弟姐妹的故事,并告诉他自己很想念他们。

关系

生父母及兄弟姐妹

在莫迪丝蒂被玛丽·卢·巴瑞波恩领养之前,她曾和自己的生父母和九个兄弟姐妹生活在一起。在那时莫迪丝蒂可能与他们的关系很好,因为她在被玛丽·卢收养后十分想念他们。

玛丽·卢·巴瑞波恩

莫迪丝蒂害怕自己的养母玛丽·卢·巴瑞波恩,她对自己的养子女十分苛刻,经常因为违反规矩而对他们进行惩罚。玛丽·卢最讨厌有巫师血统的克莱登斯,因此莫迪丝蒂受到的虐待没有克莱登斯那么多。莫迪丝蒂一般会按照养母的要求做,比如唱反巫术的童谣,但她在私下也会显得叛逆。她有时不会遵守散发传单的要求,直接将它们抛向空中,任其飘落。莫迪丝蒂还将一根玩具魔杖藏在了自己的床下。

克莱登斯·巴瑞波恩

莫迪丝蒂与克莱登斯·巴瑞波恩的关系比较亲密,因为也是克莱登斯身边唯一一个能够同情他遭遇的人。莫迪丝蒂会跟克莱登斯讲起自己的童年,反复提到自己对兄弟姐妹的想念。这说明莫迪丝蒂十分信任克莱登斯。莫迪丝蒂会在克莱登斯被养母殴打后尝试安慰他,也会在小亨利·肖嘲笑克莱登斯之后拉着他的手试图保护他。在养母误认为玩具魔杖属于克莱登斯,并准备惩罚他的时候,莫迪丝蒂也站出来试图阻止,并把责任揽向自己。但在克莱登斯的默默然杀死玛丽·卢之后,莫迪丝蒂还是对克莱登斯害怕起来。

卡斯提蒂·巴瑞波恩

莫迪丝蒂和卡斯提蒂·巴瑞波恩之间的关系并不明确。卡斯提蒂更像玛丽·卢的做派,因此她们之间的关系可能并不亲密。

幕后

  • 在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中,莫迪丝蒂·巴瑞波恩这一角色由费思·伍德-布拉格罗夫饰演[12]
  • 莫迪丝蒂在克莱登斯变成默默然在纽约肆虐之后的故事尚不得而知。
  • 莫迪丝蒂经常唱的反巫术童谣中描述的全是麻鸡对女巫的刻板印象,同时还有在塞勒姆巫审中迫害女巫的方式。
  • 尚不确定莫迪丝蒂是否为出生名。

出处

注释与参考文献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